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忠心的老婆(3)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别生气了,不然我让你继续做刚刚你做的事情好吗?」

他白了我一眼,说:「你在胡说什么!」

与辣妹放任地做爱

我又笑着说:「不要装了啦!如果你不做,那就赶快换好床单出去吧!」

他咽了咽口水,看着我老婆说:「你说真的?你愿意让我干你老婆?」

这时候我已经开始有点后悔了,如果让我老婆知道我找这么一个秃头、啤酒肚、又脏又有口臭的噁心男人干她,她一定会恨我一辈子!

但话既出口,眼前已骑虎难下,如果我拒绝他,也不知会有何后果;我老婆已醉得不醒人事,而我又想看我老婆被人凌辱的模样,最后还是决定不顾理智答应了他。

我不安的对他说:「可以啊!不过你不能让我老婆知道我让你干她,而且你不能射精到我老婆的肚子里,否则我会让你好看!」

他眉开眼笑地说:「你叫我阿山就好了啦!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会让你难做人的。」

一说完,阿山便急忙走到我老婆身旁,我也躲到床尾斜角的衣橱里打开些许缝隙观看,避免被我老婆发现。

这时阿山的右手已迫不及待地在我老婆双乳间来回抚摸,左手也慢慢将我老婆的衬衫脱掉,然后双手开始玩弄着我老婆32C的乳房。他一会儿用食指和大姆指搓揉着我老婆两边暗黑色的乳头,一会儿又用双手握住我老婆一对乳房肆意按捏。

没多久我老婆便开始喘息起来,喃喃自语道:「文国……人家很睏……你不要玩我啦……嗯……嗯……明天再做好不好嘛……」

这时阿山又俯下身用嘴巴左右吸吮着我老婆两粒乳头,右手则缓缓伸到我老婆双腿微开的丁字裤阴户部位,隔住层薄薄的布料轻挑逗弄着我老婆的下体,我老婆咬着嘴唇轻唿:「你好坏……都不让人家睡觉……嗯……嗯……好……好坏啊……」

趁我老婆舒服得双腿越张越开时,阿山右手的中指也顺势滑进我老婆的阴道里,并加快速度来回逗弄我老婆的骚穴,我老婆这时也爽得将下体向上挺高,以便他的手指能插入到阴道更深处,脸上也充满了享受的表情……(我的手掌心也兴奋得流汗。)

不久后阿山将右手中指从我老婆的骚穴中拔出,并朝我展示一番,只见阿山右手中指湿渌渌的沾满了我老婆的淫水。阿山跟着又慢慢把我老婆的超短裙和丁字裤脱掉,我老婆仍迷迷煳煳地闭着双眼,微微抬起臀部配合阿山的动作。

把我老婆脱光后,阿山又抓住我老婆双腿往上抬,使她的淫穴纤毫毕现地挺凸出来,阿山一手轻轻揉着我老婆已经胀起来的阴蒂,一手伸出两指插进我老婆的阴道抠挖,把我老婆逗得浑身颤抖。

阿山见我老婆开始进入状况,于是将她双脚各用一只手抓住向两边分开,嘴巴凑到我老婆的骚穴上用舌头疯狂地舔弄,我老婆娇喘地叫着:「好……好舒服喔……对……对……就是那里……痒……好痒……快……给我……我……我……想要……好想要……」

这时阿山直起身,伸手到我老婆的骚穴里捞了把淫水抹到自己龟头上,然后将粗黑的肉棒抵在我老婆的阴道口,说:「骚货,想不想要哇?」

我老婆这时可能发觉这把不像我的声音,突然惊醒而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位秃头、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我老婆被这一刻吓得酒意全消,慌张的问:「你……你是谁?我怎会在这里……我老公呢?」

阿山满脸淫笑看着我老婆说:「放心啦,这是旅舍,妳老公去买宵夜,不会这么快回来啦!」说完便准备把他那根兴奋得勃起到又硬又红的大鸡巴捅入我老婆的骚穴里。

我老婆赶紧推着他的身子说:「不行……不行,等一下我老公如果回来看见怎么办!请你放过我好不好?」

阿山已是剑拔弩张,又怎肯放过眼前美丽的尤物?一把拨开我老婆双手,强行把他的肉棒「噗嗤」一声插入我老婆的骚穴,我老婆随即「喔」的娇哼一声,吃力地说:「求……求求你不……不要这样,让我……老公……发现……我……我……」

阿山双手扶着我老婆的细腰,出出入入地抽插着我老婆的骚穴,喘气着说:「我……我已把一楼大门关……关了,妳老公……进不来的,放心吧!」

我老婆又喘息着说:「真……真的吗?可是……我……我还是不能……背叛他……」

阿山似乎不太耐烦地骂道:「骚货!贱女人!老是牵挂着老公,我干得妳不够爽吗?」随即加快抽送的速度,狂抽勐插我老婆骚穴深处最敏感的触点。

我老婆在阿山大肉棒的狂抽勐插下,渐渐被干爽了,也不再抗拒被陌生人姦淫,开始扭动身躯去配合阿山肉棒的一进一出,双手抚摸着阿山的胸膛,氾滥的淫水也随着阿山肉棒的抽插而被挤出,顺沿着我老婆的尿道、肛门淌下,将床单沾湿了一大片。

我老婆开始语无伦次地淫叫:「大叔好棒喔……好……好厉害……干得我好舒服……好舒服……嗯……嗯……好爽……快……插快点……我……我快飞起来了……飞……飞……嗯……嗯……嗯……用力干……我爱……爱死你了……」

在大肉棒的连续抽插下,我老婆被干得达到了高潮,阿山却不让我老婆有喘息时间,双手抱起我老婆坐在他大腿上面,我老婆一边享受着高潮的快慰,一边淫乱激情地扭动双臀吞吐着阿山的肉棒,让他的大鸡巴能更深入自己的骚穴里,双唇热情地亲吻着阿山那张口臭的嘴。

后来阿山见我老婆被干到发浪了,索性躺到床上,一边挺着鸡巴让我老婆主动套动,一边欣赏她销魂的舌尖轻舔着上下嘴唇的淫乱脸蛋,以及坚挺诱人的乳房上下抛荡的模样……我老婆越干越来劲,原本飘逸的长髮也随着主人的激情而杂乱无章地四处飞散。

许久……我老婆因为偷情的激烈性爱,使她很快又再度获得了高潮。阿山这时并不满足,又将我老婆放下,让她跪着翘高屁股,他再从后面进攻我老婆的骚穴。

阿山双手扶着我老婆圆浑的臀部,把他的大鸡巴一下又一下地向我老婆的淫穴用力勐插,我老婆禁不住再度娇喘呻吟:「啊唷……你……你真的好棒……大叔……干得我好舒服喔……好……好棒的感觉……我……我想打电话给别的男人好……好吗……」

阿山并不知我老婆的用意而不予理会,双手仍扶着我老婆的屁股继续埋头苦干。我老婆这时右手支撑着身体,左手揉捏着乳房最敏感的地方,尽情享受着性爱的愉悦快感,并不时摆动双臀去迎凑阿山的抽送……

不久,阿山在狂吼一声后迅速拔出肉棒,走到我老婆前面插入她正张口淫叫着的嘴里,将浓稠的精液一发接一发地射入我老婆喉咙,我老婆虽极力配合想全数吞下去,但仍有些漏网之精喷在床单及地板上。我老婆分几次将口里的大股精液全部嚥下去后,先温柔地用嘴唇帮阿山把肉棒和龟头舔舐干净,再去将床单和地板上的漏网之精一一舔食……

阿山这时摸着我老婆脸庞说:「妳这骚货真是淫得发浪,干得我好爽,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我老婆却推开他的手,一脸正经地说:「我不想再对不起我老公,这是唯一一次,你下次如果还想乱来,我一定报警!请你出去,我要洗澡。」说完便转身走进浴室。

我老婆坚决的态度,与刚才性交时的淫荡风骚判若两人,我和阿山都没料到她竟有如此反应。阿山悻悻然的离开房间,我偷偷爬出衣厨,拿着饮料和解酒液也离开房间。

来到一楼遇见了阿山,他露出诡谲的笑容拍拍我的肩膀说:「你老婆真的很骚,但对你很忠心,好好珍惜吧!」我听完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拿着解酒液和饮料回到房间,我老婆一看到我,娇柔地抱着我说:「你去哪了?我担心死了!」

我把已退冰的解酒液和饮料递给她,说:「没办法,我出去买这些东西回来时,大门已关了。刚刚才又打开,柜檯说他去了洗澡,洗得还真久!」我老婆一脸同情的表情说:「真可怜,柜檯好过份……」

当天晚上我和老婆干了一次后,她很快就睡着了,我在旁边看着她,心里百感交集,虽然看她和别的男人做爱让我非常兴奋也很刺激,但她和阿山做完后讲的那番话又让我无限疼惜与愧疚,所以我决定今后要更加爱护她并补偿她。

隔天早上9点多我起床后,我老婆说她有点头痛,我就叫她多休息一下,我出去逛逛。刚一下楼便隐约听见阿山正和一名男子讨论昨天我老婆的骚样和激情性交的过程,那名男子不相信竟会有这种事情,阿正便说要带他去干我老婆……

于是我跟他们打了声招唿,假意说:「我老婆不舒服,在房里休息,我现在要去和朋友聚会,十二点再回来接我老婆。」并告诉他:「我老婆酒醉还未过,你别趁机再搞我老婆。」阿山直说:「不会……不会……」

我走出门口后便躲在一台轿车后面偷看他俩的动静,只见阿山吩咐一名正拿着拖把的老妇人守住柜台,他便和那名男子匆匆往楼上走去。我见他们上了楼,也赶紧进去旅舍往楼上走。

刚来到房间外面,便听到我老婆说:「不可能!我老公不是去聚会,他只是去逛逛,待会儿就回来,绝对不行……」

听到我老婆这么说,这时我对我老婆的忠心充满信心,也正准备和阿山翻脸时……只听见阿山说:「妳老公去哪里都没关系,也没那么快回来。如果妳担心的话,我们去四楼干,到时妳可以说妳是去找他呀!难道妳不想玩玩3P吗!」

我老婆说:「可是……这不太好吧!万一我老公不相信怎办?」(听她这样说,我的心已凉了一半。)

隔不多久,房间便传出我老婆娇喘的声音:「好……好啦……我的两位……两位好哥哥……我……我……被你们弄得……不上不下……好难受耶……快上四楼去吧……不然……我老公回来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