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我的週末猎艷经歷

                我的週末猎艷经歷

     

     

    作者:烈烈风中

         週六,送住在关外的网友雪返家。雪是我一直喜欢的一个漂亮女孩,但我们之间只是纯粹的友谊。不是我不想发展,原因很多,有机会或许会专门为她写篇文章。

    因这里不是谈她,一笔带过。

    好不容易等到返回市内的的士,已经晚上十点多钟。雪的不冷不热让我心里一直装着一团火,于是与的士大佬搭讪起来:「老兄,哪里可以找到小姐?给咱介绍一下。」

    (如果现在看这帖子的兄弟有想找小姐寻欢却又不知如何去找的,问的士司机一定没错。无论哪个城市,的士司机可都是最熟悉情况的。但其中还有颇多注意事项,下文将要提到。)

    「要打炮?简单。×星路髮廊里都是小姐,×湖桑拿中心也不错。你想去哪里?」的士大佬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介绍。

    「不知价钱如何,你给推荐推荐?」

    「如果要花钱少,你就去×湖桑拿中心,一个钟不到两百,全套搞定;如果你想过夜,就去×星路,找个小姐去酒店开房,小姐一百五,妈咪五十,加上酒店房钱,四百元可以搞定。」

    各位,如果是你,你选哪个?当然是便宜的了。

    「那就去×湖吧。」

    为了感谢司机大佬热情推荐,我主动加了十元钱车资,满脑子幻想着即将发生的香艷经歷,却不知不觉中已经堕入司机圈套。

    不到半个钟头,抵达×湖桑拿中心,一先生迎上前来招唿。

    司机隔着车窗问道:「有小姐吗?」

    「有,要什么样的?」

    「漂亮的。」

    耳听这一问一答,我心中暗自欢喜:看来是找对地方了。再看这桑拿中心规模不小,金壁辉煌,料想服务应该不差。于是在好几个门迎小姐的一片「欢迎」声中昂首阔步迈入大门。

    匆匆沖凉之后,便进入房间。canovel.com不一会儿进来一位身着红衣的按摩小姐,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虽然年龄稍大,但看起来还算顺眼。我在床上躺定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小姐可不可以做的?」

    「先生,我们这里是正规桑拿,不做的,但是可以推油。」

    「推油?怎么个推法?」

    「推那里喽,就是打飞机。」小姐倒也坦白。

    我心中颇为失望,隐隐觉得上了那司机的当。但既来之则安之,推就推吧。

    「推油要加钱吗?」

    「不用,已经计到钟费里边了。」

    我一听,不错啊,挺公道。于是安下心来,让小姐先按背,随口和她聊了起来。小姐自称是黑龙江人,做这行不久。一听是北方人,倒有点高兴,明知道小姐藉着聊天偷懒,也不在意。

    不多久电话铃响,小姐说一个钟已到,问要不要加钟,此时我背部还未按完,前面动都未动,加就加吧。心想这小姐偷懒也太厉害点了,于是催她快些。

    好片共享:清纯视讯少女直播洗澡让粉丝看|大胖妹玩BDSM,电钻也用上了!|加拿大美女被男友插得好销魂|影片由天天A片(daydayav.com)提供

    小姐草草按摩结束,我知道要推油了。

    小姐先褪去我的宽松短裤,我有些紧张,因门窗玻璃都是透明的,被人看到恐怕有些不妥。小姐安慰我说无妨,我也就顺其自然了。

    小姐爬上床来,往掌心涂抹上按摩油,然后抹在我弟弟上。此时小弟弟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儿,因为我心里的确对打飞机没多大兴趣,仍旧和小姐说着话。

    「小姐天天做这个,一定见过许多这玩意儿,不知有什么不同?」我笑着问。

    「当然有不同了,有大有小有长有短。」

    「那么你觉得我这个如何?」

    「嗯,不算大,我做过一个老外,大得吓死人!--但很靓。」

    我哑然失笑。也是实话,我的话儿勃起时虽然不算小,但正常状态下的确不算大,这点我倒也有些自知之明,却也没感到自卑。至于她夸我靓,恐怕也是安慰之言。

    就这么闲扯着,渐渐地有了些感觉,弟弟抬起了头,却还不怎么精神。因为有油的润滑,尽管滑熘,但刺激度也有所降低,加上说话分心,感觉并不怎么强烈。

    小姐继续不紧不慢为我套弄,我也不紧不慢说着话,并没有刻意控制自己,但就是没有要射的感觉。如此约二十分钟过去,其间弟弟起来下去多次,一直不能达到顶点。

    我心中对这推油打飞机已经颇感失望,谁料到此时电话铃声又响,小姐用浴巾擦了擦手说道:「你太厉害了,这么久都不出。要不要再加钟?」

    我心中暗暗着恼:两个钟几乎没做什么,就想着要我加钟!我现在可还不上不下着呢!

    小姐看我没有加钟的意思,胡乱为我擦了擦,拿过单子让我签小费。

    「签多少?」

    「两百。」

    我操,狮子大张口啊!如此说来两个钟我得花费近五百元,除了被她挠痒痒似的在我身上轻抓几下外,什么都没得到。

    我指着单子上「小费随意」几个字问她:「不是随意么?」

    「不行,按规定得两百!」小姐马上语气变了,看来是要翻脸。

    「可我还没结束呢!」

    「如果你要继续就再加一个钟,如果不想加钟,就只能这样了。」

    此时我真是憋着一肚子火,知道自己给耍了。能怎么样,只能认栽!我没有吭声,签了两百元小费给她。

    前台结帐:打折后四百六十八!

    后来乘的士离开时才知道,的士司机送客人来这里,可以从中抽取二十元。怪不得先前那位司机如此卖力推荐,竟然还敢留下自己电话让我走时打电话叫他来接!我真想打电话臭骂他一顿,想想也就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就是多花了点钱么?但此时心内慾火更盛,解决这个问题才是当务之急啊。

    兄弟在此提醒各位有意找乐子的朋友,谨防此类事情发生!

    ************

    以上是我的真实经歷,如有巧合纯属雷同。至于接下来还发生了什么,后来我到底有没有完成自己的週末猎艷大计,还是下次再说吧。

    ************

    出了×湖桑拿中心,我心里那个气啊!花了近五百元,连小姐手都没拉,打飞机还搞得我不上不下,火更加旺了。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回家恐怕也不能安睡,再说怎么能半途而废虎头蛇尾呢?既然下了决心要完成俺的猎艷大计,就得有始有终锲而不捨才对。

    心思一定,于是上了一部的士坐定直问的士大佬(唉,死性不改啊,上了一次当还得靠人家):「老兄,哪里有小姐?」

    「×星路很多啊,去不?」

    与前一位司机说法相同,应该没错了。

    「去。」

    一路上,与这位司机闲聊,才知道前一位司机将我从关口拉到×湖桑拿中心是有二十元拿的。面前这位老兄也没闲着,给我卖力推荐×海桑拿中心,因为有前车之鉴,我还是坚持去×星路,我就不信,今晚就真的不能完成我的大计!嘿嘿……

    车行不到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星路,拐进一个小巷。车刚放慢速度,路旁髮廊就奔出一位半老徐娘:「要小姐么?我这里的人又靓功夫又好!你看这个咋样?」说着拖过一位丰满高挑身穿黑群的小姐。我透过窗玻璃看去,还真不错,就是年龄显得大一点儿。

    刚想说「就她了」,身旁司机开口:「前边还有很多,要不再看看?」

    一想也是,来也来了,就多看看吧。

    车子徐徐向前,不断在髮廊门口停下,看了三四家,我也挑花了眼,不知选哪一个好。

    司机还是过分地热心:「这个小姐不错,年龄小,你看咋样?」

    我斜着眼看去:小个儿不到一米六,但小巧玲珑肩披长髮,上身着黑色无袖背心,下身穿黑色紧身热裤,一眼望去柔柔弱弱好像不满十八岁。

    我点点头,沖小姑娘一挥手让她上车坐在后排。

    妈咪问道:「开房还是过夜?」

    司机答:「开房。」转身悄声对我说:「如果要过夜你可以和小姐商量的。」我点点头。

    付给妈咪五十元,司机将我拉到附近的「边防」酒店。乍一听这名字我还真吓了一跳:边防,不会被人晚上从被窝里拎起来吧!

    司机让我放心,可我这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付了四十元车资(司机要求一百元,因为他自认为很热心,嘿嘿,可我刚上过当哪能听他的?只是按表付给他四十元遂拂袖而去),硬着头皮进了酒店大堂,花了近四百元做了登记,就进房了。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多。

    这小姐是我喜欢的类型,娇小可爱,与她做起来应该很有成就感。于是我问:

    「过夜加多少钱?」

    「我不过夜的。」

    我有些惊讶。花了这么多才终于进入正题,我可不想只草草做一次,那不亏大了?

    我好说歹说,小姐就是不愿意过夜,甚至偶尔态度强硬,我心里越发不爽。

    「不过夜你刚才不早说?现在来都来了,你说咋办?要不你打电话换人过来。」

    「你刚才又没说过夜,我来了这么久,就这么回去啊?再说我也没有电话怎么换人啊!」小姐紧扣一个「钱」字。

    刚才兴致勃勃,现在又一下子陷入低谷,我一时真没有动她的兴趣。倚在床头点着颗烟,心想:来都来了,不过夜就不过夜吧,做了再说。

    于是温言道:「沖个凉吧。」

    「我不想沖了,刚冲过的。」

    我靠,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我也懒得再跟她磨唧,鼓起兴致叫她过来。她三两下脱掉衣服,只留下一只蕾丝的红色小裤裤,还不让我帮手。我也由她,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小姐躺到我身边,立马伸手去摸我的小弟弟,看来她是急着赚钱走人。

    哪有这么容易!我想。

    我躺在那里不动,继续抽烟。小姐看我半天没什么反应不干了:「你专心一点嘛,别抽烟了。」

    我掐掉烟头,转过身左臂环着她的脖颈,右手在她双乳上轮番抚摸。瞧不出她个儿不大奶子倒不小,看来也不是第一天出来做的,但怎么就没有一点讨好客人的意识呢?

    摸了两下,我褪去她的内裤,细细打量起来:她的阴毛很少,只淡淡的一簇,看来的确年龄不大。用手探了探下面,感觉洞口也小得出奇。看来今晚还算没有背运到家啊!

    我又与她聊了聊,她个性分明几乎什么都不说好像我是查户口的条子!只告诉我她叫小红,苗族人。我仔细一看,面部倒的确有些异族风格,不由得一喜:想不到今晚竟然玩了一个苗族姑娘。下面也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