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苍茫之鹰(3)

他放慢脚步,以慢节拍把自己的龙头朝雨霜的美妙开口推近,「夕子,放轻松┅一开始会痛是难免的┅」女孩的甜喘跟着阳具之火热力量逼迫逐渐加快,雨霜的娇穴不知道禁不禁得住将近十八寸怪兽「酷斯拉」(美国版的,身高约二十层楼,尾巴特别长)的掏弄?巨根的前端浅浅插入少女的穴口,痛楚马上写在雨霜的脸上,她拼命摇晃香臀,一心想逃避,试想不幸落入虎口的初生小羊,除了让饿虎恣意饱餐之外,赤裸的羔羊能有什么选择?雨霜因疼苦而流出的玉泪方自滴出,温情的正夫就弯下腰把它吻掉吮净,「乖,夕子,不哭,师父最爱你了┅」他再在女孩的芳唇上补上一唇,稍稍抚平她的情绪。

他持续推移,未经人道的女孩阴道开口特别紧致,舒服极了,雨霜的哀嚎也更加高亢,催动他的行动加速。推行半寸,遇到意料中的阻碍─少女贞烈的守护者,对正夫这种修行者来说,比一张刚沾过水的卫生纸还微不足道。他运气挺腰,强行贯入女孩的身体深处,越过花心(子宫颈),直达子宫壁,三分之一强的柱体攻进女体中,占领住雨霜整个子宫及女阴,少女妙甜的哀鸣由此转成惨叫!「夕子,啊,对不起!我太用力了┅」有气无力的她摇摇玉首,「师父,人家可以的┅」她的阴道壁如章鱼吸盘全力吸附着入侵者,不时剧烈蠕动,像帮他的玉柱做全身按摩,温香暖湿的感觉令正夫赞不绝口,欲罢不能!雨霜如今骑虎难下,第一次已献给心上人,少女的初血红露在她雪白肥臀下垫着的短裙上构成一朵绚目的玫瑰┅

「夕子,你是师父的人了┅」少女无言地回吻正夫,那份凄然欲泫的神情,他心有愧疚。他决定不多说话,以行动表明一切,雨霜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只留下痛感和不愉快,正夫要用他的阳具告诉她─痛苦之后,方为快意的泉源。「师父,您要┅」「夕子,我们才正要快乐起来呢。」他以活塞的速度插抽起初开通的处子门户,痛趐快麻痒的五味在女体内部杂陈纷争,雨霜不晓得如何因应,女孩的淫水是最忠实的反映者,川流的态势远超乎她的想像∶「啊,想不到自己是个淫荡无比的女孩子┅」不管了,跟着亢奋的感觉走,她的香口自动发声,谱出性的美好乐章,活似发情中的小母猫。

正夫的性交运动正式展开,斜行、倒插、男上女下、女上男下、倒吊便当的招式纷纷出笼,香汗淋漓的小雨霜简直被整得七荤八素,倒也享尽性爱的缠绵欢畅。在众多小动物的围观之下,快五个小时的野合,终告完成。雨霜不后悔,十一年来,就是今天和师父有肌肤之亲,亲密的终极接触,她相信她和师父一生都会永志于心─共同的第一次。当晚,雨霜没放过良辰吉时,留宿在师父的书房,彻夜狂欢,直至「榨干」师父的阳精为止。┅

隔天一早,雨霜收拾停当,身形一转,立刻换成一身忍者服,香背背负一把武士刀。「师父,起床了啦,是不是昨晚夕子整您整得太惨呀?您不是要为我送行吗?」天野正夫睁开眼睛,哇哦,好大好黑的熊猫眼圈,显见这一对纵情师徒该夜床笫征战的壮烈程度。「对、对,为师立即起身。」少女一面服侍师父梳洗,一面还饥渴地吸食才苏醒的男根纯阳,玉容蛾眉间流露出餍足的颜色。中古时期的西方人认为─对少女来说,处女一旦失去,就像美玉有了裂痕、晶莹的冰块被人凿出破洞,裂痕、破洞一形成,是无法挽回的,还会愈形增大,单纯的少女成了色情狂┅不管这立论是否有欠公允,女孩子的心态怎么想,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师徒两人离开居所,边走边聊,「师父,徒儿这一下山,您一个人可不能守不住「贞节」哦。」正夫笑着拧了下雨霜的娇臀,「你这丫头,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你放心,我会等着你的,你的玉体要好好保重,别受伤生病才是,为师会心疼的。」「师父,人家不是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本领吗?核子弹头都伤不了我的!人家也会为师父您守贞、爱惜羽毛的。至于我们一别之后┅,所没做到的部份,当夕子一有空回家时,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到时师父您就会真正变成中国的国宝─大熊猫一只了。」正夫朗声大笑,真拿这古灵精怪的小雨霜没辙┅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师父,您请留步,不然夕子就不走了。」少女一撒娇,正夫不得不停下脚步,哀伤地望着心爱的雨霜。「夕子,多珍重,师父不能在身边照顾你了。」英雄的泪光在目眶闪烁。

雨霜强作欢笑娇叫着∶「师父,我会常常回来,而且是一有空就回来的。人家是想,只要一满二十岁,成年之后就退隐、和师父您结为连理,永结同心,不问世事了。」「夕子,我┅」「如果师父您想云游四海的话,夕子也愿意长相您的左右。」「谢谢你,可爱的夕子。」

正夫低头吻了少女的媚额─覆盖其上的忍者头巾襄有一头白色玉龙─龙行忍者的徽记,发出耀眼的光芒┅

「夕子,最后我想看看你的「沧海啸鹰流」刀法,就使用为师赠予你的神器「白龙刀」吧。」「师父,您想怎么测验夕子?」二人这时站在一处悬崖边,要离去必须跃过距离一百五十公尺、深及千仞的峡谷才能如愿。以夕子的修为,她的轻功早就出神入化,一百五十公尺,只需闭起两眼、玉足轻轻一蹬,一下就飞过去了。自己爱徒的本事,做师父的自是深知,他不考她的轻功,而考她的刀法和机智,看她如果在使不出轻功的状况,她的因应之道如何。

聪慧的雨霜四下察看周遭环境,崖边有一株参天大树,高大概有九十公尺,对面极目看去,也有一棵相对应的大树,也差不多有这种高度。「好,就这么办┅」少女取下背负的武士刀─白龙刀,她娇叱一声∶「「沧海啸鹰流」─回旋双龙斩!」刀身一出鞘,手起刀落,二道如明月的刀光吐出,其一射向此岸的树身,另一道同时射至对岸的巨干!一瞬间,二棵树干应光一同倒下,刀光回转,飞回白龙刀身,刀身入鞘。二棵倾倒的巨大树干居然相叠,搭成一条临时便桥,正夫抚掌称好∶「好!好!夕子,你尽得我的真传,这样为师就放心了。」雨霜立时跪别∶「师父,夕子就此别过!」

雨霜毅然地走过便桥,不时频频回首向师父挥别,泪水模煳了媚眸┅少女一下山,便至羽田机场搭机、转机,目的地─国际特种调查局(ISBI)所在地瑞士┅

(序章完)

第一章、梦魇!风之狂舞─面奸魔之章(一)

西元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年后。

澳洲首都雪梨,一座美丽温和的南半球之都,处处洋溢音乐及海洋之香,真是个令人神往的度假胜地。在某栋可以俯临雪梨歌剧院的豪华渡假饭店中,一位身着黑色夜行服的忍者正对着随身携带智慧型立体影像器上站立的影像恭敬地聆听说话内容,身段曼妙甜蜜。「「苍茫之鹰」,很抱歉打扰到你的假期,由于这个任务非常重要,所以非得委托你不可。」「局长,您请说。」少女的娇音听来约莫十五、六岁,甜美婉约、令人心醉。「你有去过香港吧?」「是,她已成为香港特区且回归中国满二年了,应该不会┅」「是没有政治上的安全顾虑,而是有个治安上的大问题。」「香港警察办案能力很强呀,治安的问题他们绝对有办法解决,再加上国际刑警组织,哪还轮得到我们国际特种调查局(ISBI)出手呢?局里高手如云,也未必一定需要人家去呀。」「香港特区透过刑警组织发出特别通报请求本局协助,你是本局最强的首席情报员,国际特种调查局从没有过失败的任务,这又是香港特区的事情,本局自然要派出最好的人手才行。」

http://c2088.yi.org/~mod07/index

「局长,请问您是什么样的任务?」「缉拿一个叫做「面奸魔」的连续强奸犯,此人极端心理变态,以凌虐女性为乐。香港警方一直无法捕获而扼腕不已,而且被列为极度危险的人物,所以就请你出马。」「捉拿一个强暴犯?嘻┅连阿獠(指日本最出名的女性保镳─城市猎人羽獠,她和羽獠并称为「鹰与猎人」)我都没有看在眼里呢。一个小小的面奸魔┅」「但是他犯下的兽行都是很令人发指的,连承办案件、充为诱饵的美艳女警官都难逃魔掌、惨遭污辱,这种行径实在人神共愤,犯人又极为小心谨慎,是个机会型的超能力者。因此┅」「局长,所谓的「机会型的超能力者」的意思是┅」

「依据香港方面做出的疑犯侧写,面奸魔在一次雷雨之夜犯案时,有人目击其被闪电击中,却大难不死,成为一名超能力者。」「请问犯人具有怎样的特殊能力?」少女听出一点兴趣来。「是这样的,他在紧急状况时才会激发他的「物体搬移」能力,平时与常人无异。上次以女警官为饵的追捕行动中,他就发挥这种专长,移动数辆无人驾驶的货柜车去冲撞迎面追来的数辆警车,结果造成数名警员死伤,嫌犯才顺利兔脱。」「嗯,这样啊,我知道了,局长,这个案子我接了。」「我会将犯人犯案习性、经过、出事地点等侧写资料传输到你的电脑中,五分钟后你就会接到。」

「局长,人家最痛恨强暴犯,我可不可以直接杀了他呢?」「据说犯人是个空手道高手。」「空手道?人家手中的神刀「白龙刀」不知诛灭过多少武功高强的恶徒,刀才出鞘少许,刀光即使其人头落地。身为「白龙忍者」,世界各地的古今武功早已融会贯通,空手道利于近身搏斗,是外家功夫,用于邪途就不对了。这种人,人家只消用一只小姆指,隔空就可以取他的性命。」「苍茫之鹰,你用不着杀他,他只是个普通人,拥有偶发的超能力,杀了他白白脏了你的纤柔玉指。你不是也没杀城市猎人?」

「阿獠没像这种人这么下流,我才饶了他一命。上次局里为了K国公主的清白对他下了二十四小时的「追杀令」,不就要我来执行吗?」「我知道,还是因为那位公主一时心软,追杀令才取消,不然日本东京市大概就被你整个掀过来了。听说之后城市猎人吓得好几个月不敢接保护美女的案件,都是拜你之赐。」「局长,人家只是按命令行事,「小小」地教训他一下而已。」(关于这段事件的经过,详情请见第三章)

「哈哈,连城市猎人和他的搭档原香都狼狈到跪下来求你别杀他,「猎人」拿「鹰」没辙┅」「局长,您全知道了┅」「你和羽獠是以枪法对决对不对?」「嗯,是呀。」「城市猎人的枪法一流堪称举世皆知,还是败在你这个小丫头的玉手下,你这只苍茫之鹰真是深藏不露。」雨霜难为情地甜啼道∶「局长,您不要一直夸奖人家,我会不好意思的。好嘛,局长,假我不休了,马上去香港,这总可以了吧?」「小丫头,那个面奸魔你不用杀他,抓到他以后,交给香港警察处理,他们会热烈「款待」他。你听过香港警署在今年初秘密成立的「私刑工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