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苍茫之鹰(2)

「好,首先,你看到的是男性的阳物,男人的表徵。」「嘻,好像一头飞腾中的龙哦。师父,人家下一步┅」保持跪姿的谦卑少女娇声问道。「先教你「口功」,就是你的香口、粉舌、玉手并用,令为师达到高峰的一种奇技。」「好神奇哦!人家要学!」正夫口述技巧完毕,雨霜则轻启朱唇,用香舌舌尖舔舐,有点苦涩的男性特有尿骚味,嗯,是师父的味道!玉手紧握持巨龙根基,女指狂搔正夫的玉袋,她有韵律地舔扫整根柱身,又在她的口腔中进进出出,他满意地眯起眼睛,第一次有位绝色美少女帮他口交,她真是有天份!少女的动作加快、开始有了变化,吞吐间如行云流水,他的阳具有了抖动,马口滴出透明的黏液,雨霜的玉唇吸吮着他的阳袋,指尖捏放抽搐的龙头,像弹琴一样捉放阳柱,正夫的情欲火侯正由少女一手控制住。

正夫爽得咬牙切齿,不光是雨霜的学习能力强、冰雪聪明,单是幻想让她这种绝美俏佳人做这种彻底奉献就使他做梦都会笑,何况是亲身体验呢?「啊!夕子,你好美、真厉害!师父快忍不住了!哦!

┅」近十八寸的巨物无情地全自动在女孩娇唇中抽插,雨霜也失去了矜持及害臊,享受起正夫他近乎凌虐的口交暴行,她的双手捧着硕大的趐乳、紧捏奶头,失神地跪着承接师父在玉口中的振摆抽送!「唔、啊!师父的大东西快使人家不能唿吸了!┅他怎么插进人家的喉咙中嘛!好色哦!┅」不久后,少女的小穴有不明的淡黄蜜汁流了出来,意识有点回复,她的下体好痒,又不好意思告诉师父,「太难为情了啦┅只有自己解决吧┅」雨霜下意识地挪动玉臂,将玉指小心翼翼地靠近桃源小穴,怕痛的她,食指轻扣少女粉红色阴门门扉,小力揉搓可人的大小阴唇,生恐自己的欲望崩溃,爱汁仍是不听话地潺潺泌出,自娇美的大腿滴落于大地,这淫靡的景象,雨霜梦都没梦过。

雨霜的娇口为师父服务了近一个小时,正夫才慷慨地赠送她一份厚礼─他的处男之精髓,阳精蓄势而发、威力惊人!毫无防备的年轻美妙处女惊觉时,阳精如滂沱大雨降临,直入雨霜的胃中,那股腥热香甜令清纯的她心悸,「这是师父的精水?挺好吃的┅」开心的少女顺便把残留在阳龙上的白稠糖浆一概舐净,正夫内心的淫魔暂时战胜修炼多时的修持,此刻的他只想好好「开发」雨霜这个千年难得一见的美貌处子。玉膝着地的少女抬起妙颅看向正夫,「师父,徒儿的表现如何?」她清丽的玉眸中闪动爱的光芒,却鼓动被魔鬼取代的师父烧起更贪婪吸取少女之美的烈焰!

序章胸襟如鹰的中国美少女(二)

正夫深深吐纳了一口气,「夕子,你的表现一向都令为师十分激赏。」纯洁的雨霜眨了眨妙目,听候正夫的下一步差遣,他眼中的异样光芒令女孩有点迷惘,师父跟平常不一样,有些像她受特训时一群饿极觅食的野狼。「夕子,为师也练就出不输给你的「口功」,当然,为了奖励你的平日表现。」「师父,您也要舔人家吗?」雨霜臊红了双颊,「乖徒儿,你对我那么好,师父绝不会亏待你。」少女还在犹疑,正夫管不了那么许多,温柔地抱起雨霜的媚体,轻轻把她放在如茵的绿草地上,一场神秘的祭献。

「师父?您┅」女孩一阵错愕,她看着师父跪伏在她的分开美腿之间,「夕子,每个人身上都有他待开发的宝藏和潜能。」少女娇声应道∶「师父,徒儿知道。」「而你的宝藏及潜能比一般人强过太多,像你的天资聪颖┅」「是┅,谢谢师父。」「你的武功已经超越了为师。」「是┅」「你有一副令师父朝思暮想的妙丽成熟胴体┅」「师父,您怎么会说出那么「色」的话嘛!」雨霜既喜且羞的媚叫道,她没生气,那当然。正夫的手掌降临到女孩下半身的核心,抚摩起玉门关,巧扣其扉∶「傻丫头,你的好身材也会成为你的兵器之一,「色杀」的威力决不比本门的「沧海啸鹰流」刀法逊色,用法只存乎一心。」「嗯┅,唔,师父您的手好坏┅,夕子┅,哦,夕子才不会用「色杀」的招式,那是武功孱弱的女忍者才使用的,夕子┅,啊,的身体,除┅、除了师父您之外,才不给其他男人碰的┅」

「夕子,你还是处女吗?」他的指尖微微拉开粉嫩的花蕊,娇妙的开口中,位于半寸深的位置一层桃红色的薄膜,少女爱液弄得秘唇湿湿的,薄膜上的开口还在唿吸呢。「师父,人家当然守身如玉啦,难道您要亲自验收呀?」娇喘中的雨霜,羞耻心、理智和淫情仍在奋战,三派忍者人马于她的芳心中打得你死我活,在一旁当啦啦队的少女也分不清态势。「好建议,夕子,待为师先用口功试试。」「不┅」羞耻心和理智作用起来,但一旦正夫的嘴唇吻住了女孩的小穴唇蕊时,羞耻心与理智兵败如山倒,淫情战胜当家,雨霜的浪荡性情爆发了!女孩本来清澈的眼神变得混沌,一把野火升起,甜美娇体随师父的亲吻节奏而颤动着,「啊,人家在堕落┅,可是,这种快感┅呀!

戒不掉啊!┅我的师父!┅」

他的舌头出动了,席卷雨霜下部的整个秘瓣区,口水混着酸性的少女汁液,对正夫来说实在是人间稀宝,遭野兽占据的他,不再是先前可敬慈祥的师父,是头吞噬女体之美的淫兽!他一边吸吮秘贝上的美肉和蜜汁,一边含煳地说道∶「夕子,你好香、好甜,师父┅、师父好爱你┅」女孩朝着蔚蓝无云的晴空发出无助的甜嚎,这最后的指导,雨霜真是豁出去罗。龙舌无声地刺入少女贞洁的小穴,雨霜她花庭散发的特有兰香直入他的鼻腔,欲望陡升的他,舌踪处处,女孩的春啼娇音和大自然融合,可人的乐章动拍引来不少小动物当「观众」

,草木无言,美少女的颤声回响、再回响。女孩的阴阜、会阴、菊花小蕾,正夫无一放过,全方位侵袭。

正夫双唇含住雨霜的阴核,此颗爱的按钮传递放浪的讯息给六神无主的可怜女孩,俎上肉的她肩负了示爱、诱惑的大任,她的玉手勐压着在少女玉胯下埋首苦干的头颅,无意中提起的湛深内力使正夫心惊,「唔,这丫头好强的手劲,我快不能吐息了┅夕子在八岁的时候,为了救山间村全村的居民,单凭一根手指就击毙一只因中毒发狂的巨型黑熊,「一心崩云指」的内力在她身上发挥无遗,她还说她只用了百万分之一的功力,希望她千万别把为师当作那头熊(那头熊的下场是─不必加工就可以直接当地毯用了)┅」想归想,超级美色当前,不享用的人是大呆瓜,正夫也唯有把项上人头的安危丢到一侧去,让雨霜快乐才是当务之急,「个人生死」不算什么。

雨霜的情欲最初也只源自于个人的试探,在寂寞的夜里,师父不了解她的心意,「自我慰藉」是唯一的出口,她纤细的娇指比起眼前快十八寸的龙舞之具,能带给她的安慰当然有限,师姐们暧昧的言辞也不过启迪她朦胧的迷思,师父现在给予她的,她梦想了四年之久,四年。浪啼的雨霜,珠泪从香腮悄悄滑落,是感激、也是释情,少女情怀的诗篇,在此留下惊叹号。辛勤耕耘的正夫,又快一小时的付出,他提起内力,向少女的阴门最后一刺,高潮中的雨霜浑身剧烈振荡,骤然昏迷过去┅「夕子、夕子,你醒醒啊,夕子┅」女孩张开惺忪含艳的媚眼,「啊,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我怎么会┅」「没关系,这是正常反应,代表你真的很享受师父的口功。」「原来如此呀,那人家还得谢谢师父您呢。」

「先别谢我,这只是开场而已。」「师父,您的意思是┅」「对,还有更精采的在后面。」微笑的魔鬼。「那┅」娇美又兰质蕙心的雨霜怎么可能听不懂师父的话,她伸出一双柔嫩的藕臂,攀上正夫的项脖,「请师父您继续开示徒儿吧。」体贴多情的绝色美少女,一层红色的浓雾洒满她的玉容,春情已动,他见机不可失,下个步骤立即实行。「夕子,其实可以给你无尽欢乐的,除了你下半身的小唇,还有这二个地方。」语毕,他的大手抓住她的一对丰胸,蜜甜的尖叫当场作出回应,「师父,好色哦,那是人家的┅」「是你的胸部,你的第二魅力所在,也是很敏感的地方。夕子,你这方面的知觉似乎特别敏锐。」「师父,您欺负人家啦,在人家的身上乱摸。」「夕子,别生气,师父这就补偿你。」

他的手指灵活地揉搓二只饱满的玉乳,而其大掌都无法一手掌握其中一个,柔滑乳肌在正夫双手的抚弄之下,转换成任意形状,弹性十足,趣味无穷,幸好师父怜香惜玉之心尚存,快活及苦楚让雨霜又哭又笑,心情复杂。指头攻向少女的乳尖,粉红的珍珠快意地巍立,光泽耀人,受不了吸引的正夫低头品尝这一双多汁的果实,雨霜娇叫的音阶逐渐高升,连黄莺夜啼都远远不及,他很满意自己的手口并用,女孩乳头溢出的液体使他吸了又吸,玉体因着性兴奋泛发淫乱的红粉光芒,瞳人的神采涣散失落,高峰迭起。

「这就够了,前场结束,中场休息一下。」他先缓和自己过高的情绪,也没闲下来,发动另一波攻势。这回他的狂吻由雨霜的秀发开动,由上而下,香额、粉鼻、秀腮、玉唇、娇项、香肩、甜臂、趐胸、细腰、丰臀、玉腿,连笋尖娇指和玫瑰美趾都鉅细靡遗,可谓尽心尽力、鞠躬尽瘁。正夫愈卖力,相对地,可苦了雨霜这位娇娃罗,一轮下来,少女的香魂杳杳、气若游丝,快乐得不得了。「师父┅,夕子还活着吗?┅」雨霜一付娇弱的媚态,他疼怜地亲了下她的红唇,「你刚由天堂回来。」「嘻┅」她忍不住蜜笑起来,甜头饱尝,妩憨的神韵,幸福的模样。

「师父,您说的「最后好戏」在哪儿呢?」正夫指了指那根擎天的龙柱,雨霜疑惧地叫道∶「是它?不会吧?刚才人家不是才┅」「那只是「口功」,中国道术有所谓「采阴补阳」或「取阳补阴」,然而阴阳调合才是正途。而中国密宗也有一派主张「男女双修」,藉由男女肉身的交媾来运行双方的气血,达到长生康健、增进功体的目的。」「师父,徒儿受教,那些道理人家知道,难不成,师父您想和夕子,嗯┅,双修呀┅」少女羞不自胜地媚喃道,「可是,师父,您的那个好大哦,人家怕功力没修成,倒先痛死过去哪。」「用不着担心,师父会很温柔地对待你,我的夕子。」雨霜这才放宽心,打算「慷慨成仁、从容就义」了,正夫也想跃跃欲试,尝尝处女的香甜,用征服这种字眼很不妥,他心中并无如是念头。

认命的美少女温驯地平躺在如茵草地上,脉打在他胯下的勐禽上炽烈跳动,女孩胴体的曲线勾绘烙印于他的视网膜,原来女性那么美,专心进修的正夫竟忽略这尊上帝最伟大的杰作,还是时时刻刻长伴着他的雨霜!「早些有此领悟就好了┅」此时此地不迟啊。他屈膝跪拜起美丽的化身,以「火之用心」来终结少女的童贞吧!扶着微微发胀的巨物,他不禁欣赏起雨霜的秘处,圣洁无瑕,就此玷污了她┅唔┅不行,要专注!不能让疼爱的徒弟失望,正夫克制住快射精的冲动,另一手在女孩的私处做出「户口校正」的调整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