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星光伴我淫(5)

面对身体四面八方传来的刺激,显得无能为力。

不过那男人面对如此春色却毫无反应,只是严谨地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任港秀的

反应和电脑的数据记录下来,我实在觉得奇怪,忽然间,有一通讯传入房间:“9

号先生请到大厅,9号先生请到大厅。”那男人听了,不耐烦地把文件放下,从另

一边门出外了。

莫非这人就是9号“器械王”?若是真的,那么很有可能他正在做实验,而任

港秀就是实验品了。

我走近任港秀,察觉还有人在的任港秀好不容易才张开眼望过来,她不断向我

抛眼色,我便把塞着她嘴巴的堵塞球拉下,重得“言论自由”的任港秀哀求我:

“求……求求你……放过……啊……放我……我受不了……啊……”

要放她?我怎能向9号先生交代;反而我在想,不时看到任港秀性感照片的杂

志封面,其实她不俗的面蛋下,骨子里定是很淫荡的吧,现在器械王又不在,不如

就让我试试,“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任港秀是否真的不辱其名。

我立即说:“不行!实验还要继续!”任港秀听后吓得勐力摇头挣扎,但她全

身根本用不上力,可以让我为所欲为。

我拿开所有放在任港秀身上的震动棒,任港秀得到短暂的舒缓,但很快我就一

手扯破了她的奶罩,两个丰乳即时弹了出来,原来任港秀早已经被刺激得凸起乳头,

我看见了,岂有不榨不摸之理,两手紧紧握着她的乳房,上下左右不断打圈地搓,

任港秀急速喘气。

甚有手感,我便一时用力像要粗暴地榨爆任港秀“波波”似的,一时又温柔地

轻抚她红肿的乳房,任港秀完全无所适从,惟有握实拳头,侧着头不停发出“啊啊”

的呻吟声。

我整个人爬上床上,差不多压着了任港秀,双手还是榨着她的乳房,口不停地

吻她滑滑的脸颊,又伸出舌头,来回舔她的耳珠,任港秀身体不停抖动唿应我的挑

逗,我索性用舌头伸进她张开了唿气的嘴巴,舔她的嘴唇和牙齿,我知道任港秀已

经情欲高涨,她欲拒还迎把舌头轻轻伸出,我就与她互相吐舌。

手是享受过了,轮到我的嘴巴了;舌交战后,我便爬下来,狂吻任港秀左边的

乳房,又用舌头舔,她乳房上尽是我的口水;而我腾出来的加手,已经伸到她的下

面,隔着内裤就摸她的阴唇,她内裤的布都早已经被她自己的淫水弄湿了,但任港

秀似乎还有些抗拒,微声在叫:“啊……不要……”

我当然不会停止动作,任港秀的两腿因被锁着而大大地张开,我不放过机会,

就把她湿淋了的内裤拉下,手直接了当抚摸她的阴户,她爱液如泉一样洒满了我的

手,而我也用嘴唇含着她激突的乳头,稍微加压,任港秀已经气喘,我再用舌尖舔

她的乳峰,她更加发情呻吟。

“正!不知她下身的反应又是如何?”我一边想,便一边找出电线连着床底的

震动棒,一手就由下面插入任港秀的屁道;“哗!”任港秀大叫一声,刺激得阴液

即时从前面的淫洞喷出,她死命地叫:“哗!好痛啊!不要啊!救命啊!”她越是

叫得厉害,我越是兴奋,把这枝插她屁眼的震动棒插得更入,震动度亦较得更大,

任港秀只有哇哇大叫,我便把另一枝震动棒插入她的阴道。

“啊啊呀……我……哗……好痛啊……我泄……我死啦……啊啊啊……”

塞在任港秀她阴道内的震动棒没有前后行动,但单单是强烈的震动已令她死去

活来,密汁在震动棒与她阴道肉壁的缝隙中流出,我把这枝震动棒一推,震动棒准

确地落在任港秀的G点上,连续的电击,使她不胜负荷,连身体也拱起来。

“啊呀~~~我……啊啊呀……我……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我在任港秀快要崩溃再泄时,一手就把震动棒扯出,即时间,淫液被她收缩的

肉壁排挤出来,鸣鸣喘气的任港秀一方面因前面得不到快感而感空洞,另一方面,

为她肛交的震动棒又为她带来痛楚和刺激,任港秀显得到喉不到肺,辛苦地叫:

“求求你……啊……求求你……我还想要……”

我便把沾满了她密汁的震动棒插入她的嘴中,任港秀毫不犹疑就把她含着,只

见她双眼无神,她也不停用舌去舔,像是享受地吞下自己的密汁。

我也不犹疑,裤子已经脱去,是时候让“弟弟”享受一下,抓住任港秀的大脾,

就把期待已久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她的阴道还是狭窄非常,肉棒与肉壁相磨,任

港秀立刻疯狂摇头;我不着急地慢慢推动,任港秀却不得要领般“嗯嗯”发响。

我见到任港秀的淫样,就开始加快一点抽插速度,重复浅浅浅深的推进模式,

准确地顶上她窄窄阴道的尽头,任港秀越发难受,我就一边抽插,一边把塞在她口

中的震动棒拿走,任港秀已经急不及待哀求:“求求你……用力一点……加快一

点……啊……我要爽……”

“嘻嘻,说句‘我是淫娃’来听听。”

任港秀被吊胃口,只得跟着叫:“我是淫娃!我是淫娃!”

我又说:“你是淫荡兽!”

“我是淫荡兽!任港秀是淫荡兽!”

任港秀已经彻底被欲火冲昏了!我便把手中的震动棒,放在她的乳沟内,抓着

她的双乳在榨,一边模拟乳交,一边借力把阳具抽送得更加顺畅;任港秀死命地扭

腰配合,又不断高唿:“好啊!啊啊啊呀……泄啊……好爽啊……啊啊……”

“我要射死你!”

“啊呀……射吧……射满我……用你的精液射满我的……子……宫……啊啊啊

啊啊!”

我把宝贵的精液毫不保留地灌进任港秀的体内,她就在我把阳具抽离的一刻昏

倒了……

我把裤揍好,本想转身就走,怎料老伯和3号先生,还有器械王和A片都无声无

息地站在我后面,老伯严厉地说:“霸邪!你知不知道我们用了很多时间把任港秀

捉回来让器械王做实验,现在却被你弄坏了!”

我不敢说话,连那个像是神经质的器械王想对老伯说话也被阻了:“器械王请

不要为他说好话,每次有人犯错你都会说好话,但今次不行,霸邪配有代号之前必

须要懂得控制自己。”听罢,我知道我离“7号”这数字又差一大步了,结果真的

是,老伯下命令:“两星期内不准霸邪接任何任务!”

(5)欲火雄心

“May I say:SHIT!”

A片看见我幼稚而认真的模样,即时抱住肚脯大声笑出来,惟一没有的是他没

有标眼水;“喂喂,霸邪,嘻嘻,你的样子很搞笑……哈。”

岂有此理!我真的想不理会他;本来以为被老伯下了命令两星期内不能接任何

任务,自己是可以忍受性兴奋的,怎料才过了一星期,自己的“弟弟”已经“寂寞

难奈”,晚晚看咸片、H漫画也会闷吧,怎可能再等一个星期?

虽然室内有冷气,但A片见我怒得面也发热,在我耳边说:“哈哈,这里是无

线的电视城,这么多人,你小心点才好。”

“那么你又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我大大声说,身边另有一些摄影记者都望过

来,然后把中指放在嘴唇向我们作一个手势,“殊”了一声,我以讨厌的眼神回敬

他们。

“大哥啊,我们这一刻也是‘记者’来的,别忘了。”这次轮到A片不耐烦。

“你还没有答我……为什么你带我来这里?”

“你自己看看前面吧。”

嘿……我也知道我们现在是扮记者,问题是我们究竟要做什么?在我们记者席

前,确是有个矮台,上面有一块横额写着「烈火雄心2记者招待会”,一西装友在

台上发言,我不是真的记者,他一句话我也听不进耳,应该都是在介绍那套无线新

剧吧,而那些记者都努力地把西装友每一句速记下来,而当西装友介绍剧中演员出

场时,他们更在舜间就站起、取个好位置、拿好相机、对准目标,一秒间,台上闪

过不停。

勉强用眼直望台上,认得当中的男演员,都没有兴趣,反是最后出场的女角,

却使我眼前一亮,我想也想不到,娇柔的文颂娴,穿起消防员的军装制服,竟是这

么省镜!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台上的文颂娴面对住耀眼的闪光灯当然不知道,反是A

片把我拉开了,把我拉出了房间,我大声骂道:“你又想做什么啊!”

“嘻……见你对着那小女孩眼眨也不眨,应该是很喜欢吧。”A片说文颂娴是

小女孩,其实也不当,她也二十五岁了,应该说是青春少艾,而且她有一个国际影

迷会的;A片又说:“见你这色鬼饿了一星期,我帮你安排干干她吧。其实这是我

们今天的目的。”

又是一惊喜!“真的吗?太好了。”我感动得差点想向A片扑过去,不过我还

想听听A片的计划,我一直都信赖A片的。

A片把哥罗芳、毛巾及麻绳等工具交给我,我就躲在电视城艺员洗手间旁的士

多房去,慢慢在等,因为A片已经查得很清楚,今天电视城的活动只有《烈火雄心2》

的招待会,所以不用担心被人撞破好事。

果然,穿着制服的文颂娴果真走过来,她越来越近,正当她想打开女洗手间门

时,我就扑出了!文颂娴虽感到意外,但未能看清我的脸,我已经从后把沾了哥罗

芳的毛巾,掩着她的唇巴和鼻,她不断挣扎,双手捉紧我的手臂,但她唿吸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