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玲珑孽怨(5)

赵昆化大怒,叫道:“把这小妞吊起来!”几个打手早就按着映冰,得令之后几下动作就将映冰吊起来,让她足尖刚好够到地上。赵昆化吩咐将映雪也吊上去,姐妹俩双手高举过顶,赤身裸体地并排吊在一起。赵昆化挥一挥手,其馀帮众相视一笑,自行退下,成进也想退开,却给赵昆化留下了:“你先别走,瞧我的。”成进只好叉手站在一旁,颇为尴尬。

赵昆化却不再想他,嘻嘻一笑,走上前去,一手各握着两姐妹各一只乳房,揉来揉去。感觉两女的乳房都甚为坚挺,大小适度,一只手刚好抓得满。罗家姐妹都勉强在挣扎着,扭来扭去,却没能逃脱他的魔爪。

赵昆化玩得开心,突然扣指分别在两姐妹乳头上一弹。两女吃了这一下,身体都是一颤,赵昆化大乐,笑道:“不愧是双胞胎,连抖的频率都一模一样。”

映雪面红过耳,盈盈落泪,映冰却是破口大骂。

赵昆化不加理会,双手向下,摸到她们阴阜上。两女下体阴毛都不甚密,赵昆化两手同时搔了一搔,蹲下去细看,又啧啧连声:“嘿嘿,连骚毛也长得差不多,不知是不是同样多根?”双手一捏,在罗家姐妹阴部各撕下几根阴毛。

映雪映冰同时一声大叫,挣扎得更是厉害,身体大扭,四只乳房突突跳动。

赵昆化哈哈大笑,手持这几根毛站了起来,在姐妹俩脸上抹了抹,在她们鼻头嘴角戳来戳去,两女都闭着眼睛,别过头闪避。

赵昆化淫笑着,双手一直向下,将拔下的阴毛又去撩弄两女的乳头。姐妹俩避无可避,只感到一阵阵趐软的感觉传来。映冰这下连骂都骂不出来,身子微微颤抖,轻轻喘气;映雪咬着牙根,忍住不出声。

赵昆化玩得高兴,突然将两只手分别抓到两女的阴户上,手指拨开阴唇,将几根从对方身下撕下的阴毛塞进她们自己的阴道中,几根手指在她们外阴不停抠动。

两女这下吃的苦头大了,下体搔痒之极,“啊啊”连声,屁股不住扭动,但女孩家最隐蔽的部位仍牢牢掌握在赵昆化的手中。

忽听成进说道:“那罗参怎么说也是这儿的知府……”赵昆化不等他说完,接口道:“我就是要给他点厉害瞧瞧,看他下回还敢不敢放肆。”顿了一顿,发觉成进一直在旁袖手旁观,笑道:“怎么?不一起上来玩玩?”成进摇了摇头。

赵昆化一边继续玩弄映雪映冰的阴户,一边又说:“你小子别跟我装蒜了,玩玩个把女人打什么紧?不玩女人的还叫什么男人?你怕你老婆知道?没用的东西!”

老丈人居然教唆女婿玩女人,成进倒也始料不及。殊不知这赵昆化一向是个老色鬼,果真当“妻子如衣服”,老婆是娶来生儿育女和摆给人家看的,完全不当一回事,奸淫掳掠反倒是正经事。

成进倒不是怕老婆知道,只是想在赵昆化面前装出一副对他女儿忠心不二的模样。听了他这么说,反而不好装清高,干笑几下,走上前去。

赵昆化笑了笑:“这才像话。你岳父我不知玩过多少女人,我老婆哪敢出一出声?你要是给老婆管死了,可就太让我失望啦!”右手中指扣进映雪的阴户里不停抽动,左手放开映冰,移到映雪的乳房上揉搓,说:“那个让给你,咱们翁婿二人一齐给这对姐妹花破瓜。”将映雪的右脚和映冰的左脚捆在一起,高高拉起来,将绳子另一头接在捆住两姐妹手腕的绳子上。

这样,罗家姐妹各一腿高举,阴户大露,两女都咬牙不作声,泪流满面。

赵昆化解下裤子,掏出家伙,抵在映雪的下身磨来磨去,说道:“我数一二三,一齐来!”

成进刚才给刺客一闹,欲望给生生地压抑下去,但看了好一阵赵昆化玩弄双胞美女的活春宫,肉棒早已冲天而举,当下更不打话,也掏出肉棒,抱住映冰臀部。

赵昆化一声令下,两条肉棒同时分别捅入罗家姐妹花的阴道。

映雪吃痛,大声哭叫起来,赵昆化虽感到她阴道中还甚是干涩,仍不加理会大力抽插。那边映冰仍然紧咬牙跟,一双泪眼瞪着成进,犹如要喷出火来。

成进笑吟吟地瞧着映冰的俏脸,下身轻轻旋动,享受着处女小穴给他带来的阵阵快感。自他进入龙神帮以来,杀人越货、奸淫掳掠的勾当也不知干过多少,他一心只想获取赵昆化的信任,伺机取而代之,再好好报报全家血仇,是非善恶之念在他心中已如云烟一般无影无迹了。对这被强奸中的女孩对他的仇视,更是一笑哂之。

成进只觉映冰的温暖阴道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舒服无比。他每抽动一下,映冰的嘴角便轻轻搐动,知道她在极力忍受痛楚。微微一笑,将肉棒抽出三分之二,狠狠戳入。

映冰张大了口,喉头“咕咕”作声,终于竭力忍住,没嚷出来。成进心想:“瞧你这小妞儿能忍多久?”又是狠命一插,映冰苦苦忍住。

那边厢映雪已给赵昆化干得嘤叫连连,哭声不绝。赵昆化忽笑道:“我这美人儿出水了。”

成进听映雪的叫声里,果然哭声中已混杂着一些舒服的叫床声,笑笑对映冰说:“你姐姐叫得好爽啊,你舒服就喊出来!”

映冰只觉下身疼痛之极,兼之羞愧无比,却哪里有舒服的迹像。她本来性格刚强,不肯在敌人面前示弱,但听姐姐这么叫法,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她这一出声,苦忍的痛楚一过,果然便觉全身有一股奇怪的感觉,酸酸麻麻的相当舒服,脸上更红了。成进一见得计,下身的动作更是顺畅,不几时映冰气喘连连,叫声淫艳起来。

一时间罗氏姐妹淫语浪声不绝于耳。忽然映雪一声长长的呻吟,赵昆化一阵勐攻之下忍耐不住,将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

赵昆化唿了口气,回头见成进犹自气闲色定,笑道:“好小子,还是年轻人行啊。”成进道:“这样的美色要慢慢享用啊,哈哈!”加大频率,也将精液射在映冰的体内。

第八章温香侍婢

翁婿二人穿好衣服,见罗家两女均低着头,一对俏脸红彤彤的,胸前起伏,不住喘气。两股奶白色的精流分别从两女的阴户中流出,沿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淌,赵昆化和成进相视大笑。

成进问道:“这两个美人儿要怎么处置?”赵昆化笑道:“等罗参来谈条件啊。他晚来一日,他女儿就多让我玩一天。他尽管慢吞吞的来,这般美色多玩几天也不会厌的,哈哈!阿茵!”

里面转出一个妖艳妇人,看样子似乎还不足三十岁。只见她两腮粉红,显然是听了外面的浪声所致。成进一听“阿茵”两字,心中一凛,见她果然是参加了慕容家大屠杀的那个女人。

成进在龙神帮虽然颇得赵昆化信任,但在招他为婿之前,对于赵老儿的“后宫”却是从没见过。这次当面叫阿茵出来,显然赵昆化已将他视为心腹了。

赵昆化吩咐阿茵将两女解下,仅仅让她们双手反绑。他命阿茵将赤身裸体的映雪映冰提去洗澡:“洗干净一点,晚些我还要享用享用呢!”阿茵连声答应,将两女扛在两肩走进内堂。两女虽不甚重,但阿茵似乎也不十分吃力,显然身有武功。看她的样子显然甚怕赵昆化,言语异常恭瑾,而且自始至终对成进瞟也不瞟一眼,彷佛心中只有一个主人。

赵昆化笑对成进说:“这个女人不错吧?身材又好,又漂亮,床上功夫更是一流,最难得的是听话,对我半句话也不敢违抗。呵呵!你可知道当初我刚上她时,她那副恶样,好像要将我骨头也吞下去呢。要不要尝尝?呵呵!”成进捉摸不定他的用意,陪他干笑几下。

赵昆化又道:“培养一个这样的女人可得费不少工夫,小子,努力啊!”成进一听老丈人不仅带自己玩女人,还教自己养,不禁啼笑皆非,说道:“那帮主一定养有不少啦?”成进一直叫他“帮主”,未及改口。

赵昆化也不介意,说:“哪有许多?要娘们一时三刻听话不难,难的是要她死心塌地驯服于我啊。日后有空再给你瞧瞧我的珍藏,呵呵!”

成进一听,他竟然同意将他的珍藏给自己分享分享,心中大动,知道既为他所藏的,必是绝色美女无疑。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赵昆化打量了他一下,笑道:“以后再说吧,你现在还是新郎官啊,回去陪灵儿吧。记住啊,女人玩玩可以,但你要是对我女儿不好,我可不答应!”成进笑着称是,告辞而出。

回到房里,已是傍晚时分。赵霜灵和云儿均已穿好衣服,一见他进来,怯惺惺地望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玩什么花样。但成进在还不到十个时辰中已经大干三场,打了两场架,早已累得慌,也没心思再玩了。吃过晚饭,倒头便睡。

唿唿一觉,到他醒来时,已是次日近午。

午饭过后,成进体力大复,淫念一起,又念起云儿的后庭来。

他搂住霜灵亲了个嘴,笑道:“你来帮我破了云儿的后面。”抱她上床。云儿又是面红过耳,跟着他们走到床边。这次不用成进指示,自行脱光衣服上床。

“这才乖嘛……”成进笑了笑。那云儿在这大半日间,思前想后,知道只能立心做成进的小妾,也就没有他念。

成进一边让霜灵服侍他宽衣,一边在云儿光熘熘的胴体上抚摸。霜灵帮他脱光衣服后,也自动轻解罗裳,三人赤膊相见。

成进伸手摸了一下霜灵的下阴,问道:“还痛吗?”霜灵馀肿未退,身子一颤,点了点头。成进笑道:“那我只好先跟云儿玩玩啦!你帮她亲亲奶头。”手掌按到云儿阴部,中指已插入阴户,挖了挖。

霜灵俯下身去,舌头在云儿一只尖尖的奶头上转圈,一只手轻轻抚摸云儿另一边乳房。云儿被上下夹攻,全身酸软,双颊赤红,嘤嘤连声。

成进将下身凑到云儿面前,云儿识相地将他肉棒含进嘴里,舌头上下游动。

成进赞道:“好云儿,进步很快啊!”不多时肉棒涨长起来。

成进从云儿口里抽回肉棒,伸手探了探她的下阴,已有点湿渌渌的。笑道:“来了。”将云儿翻转过来,屁股高高撅起。成进肉棒在她阴门上探了一探,慢慢插入。

云儿“啊”的一声,声音充满欢愉。她昨天处女之身既破,现在又给玩弄了好一阵,仍然很紧的阴道虽然给生生撑开,但感觉到的已尽是快感。

成进对霜灵道:“你弄些口水到她屁眼里,做做准备。”下身轻轻抽动,感受云儿窄小的小穴,舒快无已。霜灵只好将头趴到云儿雪白的臀部,吐了点口水到云儿的菊花蕾上,眼见成进的肉棒便在自己面前插进云儿的小穴中,顿时脸红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