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梦碎在缅北(4)

曹佳慧很艰难地从床上爬起了身,她的眼镜歪了,头发还有些凌乱,脑门上沁着密密的汗珠,眼里噙着泪水。曹佳慧咬着嘴唇,没有让泪水流下来,她扶正了眼睛,又拢了一下头发,起身准备向江组长走过来。

江组长用手示意让她去找刘助理,曹佳慧将刘助理引到床边,让刘助理躺在床上,然后帮助刘助理将衣服脱光,当曹佳慧拉下刘助理的内裤后,一根粗壮的肉棍从刘助理的胯间弹了起来,肉棍根部发黑,顶部殷红,直立而上,直指苍穹。

美宝还是处女,没有见过现实中成年男子的生殖器,害羞地撇了一下头,但又忍不住好奇的去偷看。

刘助理属于那种健美型的体育生,身材修长,皮肤是健康的黑麦色,身上的肌肉没有虬结,但非常匀称,肌肉绑紧时,会给人有一种很强的力量感。

刘助理生殖器的根部有很多阴毛,阴毛杂乱与黑黑的一坨东西长在一起。美宝没敢细看,只是快速地瞄了两眼。

曹佳慧向上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张开她的樱桃小口一口将刘助里的生殖器含在嘴里,然后像含冰棍一样的上下吮动,刘助理很愉悦地轻哼了一声,说了一句“舒服。”,然后伸出一只手抓住曹佳慧的一只乳房,曹佳慧的乳房被刘助理抓在手中,一会儿被刘助理抓扁,一会儿又被刘助里搓圆,好像女人哺育下一代的伟大身体器官,在刘助理手上只是一件随手可以把玩的小玩具。

曹佳慧头部的动作很单一,也很机械,只是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来回往复地吮吸着刘助理的生殖器,眼镜在曹佳慧的鼻梁上随着头部的运动而上下跳动,一会儿又偏到了一边,曹佳慧是闭着眼睛的,有时还会用手套弄一下生殖器。

刘助理的生殖器沾满了曹佳慧的口水,仿佛又大了一圈,油光锃亮。

突然,曹佳慧“啊”的惊叫了一下,她吐出了刘助理的生殖器,挺直了身体,用手快速地揉着那只被刘助理抓住的乳房,美宝感觉得出来,是刘助理用力掐了曹佳慧的乳头,那么柔嫩的地方,曹佳慧痛得眼睛开始红肿,一行眼泪流了下来。

“臭婊子,你的牙齿碰到了我的鸡巴了,学了这么多次还没学会,赶快给老子好好的含,含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曹佳慧委屈地抹了一把眼泪,又一次低下了头,将刘助理的生殖器含进嘴里。

江组长拿着手机来到曹佳慧的头边,他让曹佳慧将垂下来挡住脸的头发撩起,又让她将眼镜扶正,还让曹佳慧看着镜头,很是开心地将曹佳慧现在的样子拍了下来。

曹佳慧又含了一会儿刘助理的生殖器,刘助理配合曹佳慧的嘴,开始有节奏的上下耸动自己的胯部,幅度也是越来越大,此时的曹佳慧已经是由主动变成了被动,将自己的嘴唇嘬成一个小圆洞,让刘助理的生殖器在口腔里进进出出。

突然,刘助理用力抓住了曹佳慧后脑上的头发,拽住她的头快速地在刘助理的胯间上下往复,刘助理的动作幅度很大,力量也很大,曹佳慧的脸碰在刘助理的肚皮上发出啪啪的声响,曹佳慧的眼镜也被顶出了鼻梁,歪歪地斜挂在一边。

刘助理的生殖器顶得好深,曹佳慧的喉咙感觉不适,几欲呕吐,双手忍不住想要掰开刘助理的手,然而刘助理的力量已经体现,人就像是疯癫了一样开始冲刺,抓着曹佳慧的头一下一下快速地拉起又按下,按下又拉起,完全不顾及曹佳慧的感受。当刘助理用双手将曹佳慧的头死死地按在自己胯下的时候,刘助理全身开始颤抖,屁股一下一下向上抬起,全身紧绑,臀部肌肉有节奏地收缩,刘助理的嘴里长长地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此时的曹佳慧的鼻子和嘴都被按在了刘助理的肚皮上,唯一可见的双眼向上翻着白眼,眼镜已经飞到了一边,喉咙不受控制地在抽搐,双手用力抓住刘助理的手,想要掰开刘助理的手,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刘助理手像铁钳一样牢牢地箍住了她的脑袋。

美宝被这个场面给震惊到了,她感觉刘助理要弄死曹佳慧,曹佳慧不但双眼翻白,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在抽搐,双手双脚不停地在挣扎。美宝被吓得灵魂出窍,身体也已经忘记了发抖,双脚生根,牢牢地杵在地上,双眼圆睁,死死地盯着这床上的这一幕。

刘助理大腿肌肉绷紧,小腹挺起,胯部又上下耸动了两下,最后像被抽掉了灵魂一样瘫软在床上,曹佳慧也终于挣脱了刘助理按住她脑袋的上,一阵勐烈的咳嗽,夹杂着几次干呕。曹佳慧没有真正吐出胃里的东西来,大量口涎和浓稠的白色黏液从嘴里流了出来,拉出长长的丝滴落在床上,地上,还有曹佳慧的乳房上,曹佳慧的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都在向外涌着口涎,脸上涨得通红,眼睛翻在白眼,喉咙里激烈地喘着粗气,胸口就像是在拉风箱一样上下起伏。

江组长也没说话,只是拿着手机不停地拍照,将曹佳慧这种狼狈的样子拍下来,他还亲切地给曹佳慧找来眼镜让她戴上,嘴里不停地夸赞曹佳慧今天表现得不错。

美宝非常心疼曹佳慧,一个长得如此知性的研究生,被这些禽兽折磨成这个样子,如果现在她手里有一把枪,她一定会将这两个畜生一起扫死,他们就不是人。

第7章

江组长笑眯眯地给曹佳慧拿了几张面巾纸,让她将脸上的污迹擦一擦,此时屋外传来了敲门声,江组长打开门,周助理一身戾气地走了进来,身上的白衬衫上溅了几点血迹,血迹就印在胸口,泅出了几个淡淡的红痕,特别的醒目而且刺眼。

周助理一进来就说:“那个姜波不怎么听话,还敢反抗,我砍了他两根手指,将他关进水牢里,过两天再看看他死了没有。”

江组长对周助理地说的事不置可否,说道:“那几个新人怎么样?”

“呵呵,都吓得跟鹌鹑一样,没一个敢不听话的。”

“这姜波刚来的时候也挺老实的,这次居然敢破规矩,还是你的思想工作做得不扎实,你要对下面的男员工要反复强调公司的管理制度,不要让他们小事变大事,逼得我们不得不加大惩罚的力度,这样对谁都不好,他们这些人来缅甸,公司也是有成本的,今天砍一个,明天砍一个,多砍几次人都砍没了,你要多动动脑子,不要整天打打杀杀的。”

江组长的话音明显有几分批评的意思,说得周助理脸上讪讪的,刚进门时的戾气也消散了不少。

江组长指着赤身裸体的曹佳慧对周助理说道:“我这两天身体有点虚,你去指导她一下,给新人做个培训,让新人深入了解一下公司的规矩。”

周助理身高1.8米以上,身材魁梧高大,他也没多说话,走到曹佳慧面前像拎小鸡一样将曹佳慧按在了床上,曹佳慧不是娇小型的女生,但在周助理面前就有一种巨大的反差感,曹佳慧没有反抗,也不敢反抗,她见过了太多人因为反抗而付出更大的代价。

周助理像叠被子一样在手上就将曹佳慧叠成跪趴型,然后又将曹佳慧放在床沿,一只手按住曹佳慧的后脖颈,压着曹佳慧的屁股不得不向上翘起,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裤子,周助理的动作很快,没几下他就褪掉了内裤,一根硕大的生殖器从胯间竖了起来。

周助理的生殖器真的很大,有婴孩的胳膊一般粗壮,连美宝身边的小丽都惊恐的“啊”了一声,小丽怕别人注意到她,赶忙用手掩住了嘴。

美宝毕竟还是处女,对将要发生的事还是懵懵懂懂,不知所然,所以美宝的反应反而没有小丽强烈。

周助理用手撸了几下鸡巴,鸡巴又粗壮了一圈,周助理又伸出两根手指,在曹佳慧的大腿中间扣弄了几下,然后又在手指上吐了一口口水,并且将口水涂抹在曹佳慧的两腿中间。紧接着周助理将两手都扶在曹佳慧的臀部,用胯部调动他硕大的生殖器试探着在曹佳慧的大腿根部捅了几下。

周助理似乎是找对了位置,他紧紧抓住曹佳慧的髋部,屁股用力一耸,硕大的生殖器就没入了曹佳慧的身体。

“啊—”曹佳慧惊叫出声,本能的身子就往前耸,想逃离周助理的身旁,然而周助理强健有力的双手,牢牢地抓住她的髋骨,强行将曹佳慧的屁股拉在自己胯下,没有前戏,也没有怜惜,周助理的生殖器一进入曹佳慧的身体就是一场勐烈的输出,

曹佳慧口中“啊,啊”乱叫,秀发因为头部的摆动而凌乱不堪,纤细的胴体四处扭动,可是下半身被周助理固定住了,只有上半能够上下起伏,左右摇摆,曹佳慧那款秀气的金丝边眼镜又被甩在了床上,她上身趴伏,双手紧紧抓住了床单。

美宝也用手很用力地捂住了嘴,她虽然是处女,但也是知道男女性爱是怎么一回事,在她的想象中,男人应该是温柔地吻着女人的唇,在女人同意的前提下慢慢地进入女人的身体,然后两个人在床上翻滚,既浪漫而又温馨。然而,当她第一次亲眼所见,男女的性爱居然是如此恐怖的场面,曹佳慧本应该是甜蜜的呻吟声,如今听到的是她被迫的嘶吼,听不出欢愉,满满的都是痛苦。

曹佳慧此时是一种想逃而又逃不出去的无力感,屁股被动地被周助理狠狠杵着向前耸动,刚刚离开一点距离,又被周助理一把拽了回来。周助理为了增强这场新人培训的指导意义,还腾出一只手在曹佳慧的屁股上、大腿上、乳房上一阵乱掐,这种行为增加了曹佳慧的痛苦,在曹佳慧的叫声来,时不时地夹杂着几声更为疼痛的嘶喊。周助理的手指所到之处,在曹佳慧光洁的肉体上,留下一块块青紫色的瘀痕。

小丽和美宝都是捂着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小丽是有过性经验的女人,她感受得到,曹佳慧真正的痛苦不是来自身上的淤青,而是来自她的下体,如此硕大的男性生殖器,毫无顾忌地在女人体内横冲直撞,如此娇嫩的部位一定受到了更加严重的伤害。感同身受,小丽拉着美宝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本能地想要逃离这里,就是离周助理这样的野兽能够远一点,心里感觉也是好的。

这次新人培训的高潮是曹佳慧的连续哀嚎声中戛然而止,曹佳慧最后的叫声撕心裂肺,周助理在最后的冲刺阶段充分发挥了他公狗腰的身体素质,激情四射的冲锋,在他绷到了极限的括约连续不断的勐烈收缩中停止。

周助理的生殖器还没有从曹佳慧的身体里退出,周助理喘匀气息后,将曹佳慧一把操起,然后转个身,自己坐在床上,曹佳慧就背坐在他身上,周助理将自己的腿打开,又将曹佳慧的大腿掰开,让美宝和小丽清楚地看到他们两人生殖器的结合方式。

美宝不想看,这种场面没有丝毫美感,恶心而又龌龊,她撇过了脸。

江组长“嘿嘿”的尖笑了两声,也没理她,就拿着手机对着这种淫秽的画面又是一顿勐拍,边拍边说道:“佳慧呀,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这阴毛太厚,不好看,要刮一刮,下次你可要注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