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把老婆嫁给别人借种

             把老婆嫁给别人借种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章假结婚

         我说说我自己真实的亲身经历,三年前的夏天,我被确诊了白血病,好消息是凭关系我找到了骨髓移植匹配的人,那个人叫王德贵家境比较穷的人,30多没有讨到老婆,长得又矮又丑外形跟武大郎类似吧,没有女人愿意跟他。

    我老婆带着我天天去找对方商量,对方看我家境殷实狮子大开口,实际上这几年早就没有了收入,而且为了治病积蓄几乎花光。

    最终王大哥答应但是有一个要求,是我老婆给他生个儿子,必须亲自做,试管跟受精他怕儿子以后有什么缺陷。

    我老婆25岁身高168,体重90斤,d罩杯,瓜子脸,一般人叫她小慧,在人群里也是一个佼佼者。

    跟王大哥站在一起整整比王大哥高出一个头,虽然王大哥外貌比较丑陋,但是脑子及其聪慧。

    办事办到底,王大哥要跟我老婆假结婚,让他双亲高兴高兴,然后等我老婆肚子大了就跟我骨髓移植,这份孝心我一点都不感动。

    骨髓匹配及其难得,思索了一夜为了治病我动摇了,我老婆也懂了我的意思。

    这是一个夏天的尾巴,早上一辆奔驰轿车把化好妆的老婆接走了,我的身份也成了老婆的哥哥,婚礼就在王大哥老家办的,来了很多人整个村子里都炸开锅,癞蛤蟆终于吃上天鹅肉了,外面那些风言风语我根本就不在乎。

    一段时间之后,结婚的喜气慢慢淡了些,老婆跟老婆跟王大哥备孕。

    为了演戏老婆住在王大哥家里,我为了老婆的安全也住在这里,王大哥一家四口人,王大哥、王大哥父母、还有90多的老爷子。

    王大哥的父母也60多了,家里住的一个五间瓦房,老婆和王大哥一间,父母一间还有老爷子一间,我是单独的一间房。

    房间隔音极差,屋顶部分还是房梁柱子镂空的,晚上还能听见我老婆跟王大哥在床上的鱼水之欢,老婆不停的催促王大哥:“啊~啊~啊~啊~快射~快射~”

    王大哥不停的喘息“嗯~嗯~嗯~”深夜里肉体撞击的声音,在瓦房镂空的顶部畅通无阻,旁边还有还老两口的悄悄话:“咱儿还有这个福分...”

    听着这个肉体撞击的声音,我简直被打翻了醋坛子,我想起我跟我老婆在大学里面的点点滴滴。

    老婆是个校花,我那个时候还算是家境殷实,加上我颜值也不差,追老婆并不是很费劲。结婚这几年来,一直没有要孩子。

    让着老小子捡了个大便宜,只听啪啪啪声音加快,老婆也陷入了忘我唿声:“哇~好老公~嗯~好棒~啊受~不...”

    王大哥一声沉闷,我猜是射了,老婆:“拔出来吧.....好多哦~别别~流出来了。”

    没一会时间,啪啪啪的声音又传出来了,我虽然火不打一处来,但是事已至此没有办法了,这次坚持的时间更长了....凌晨1点多我睡着了,迷迷煳煳听见门开关的声音,一个人蜷缩进我怀里,我回手摸到一个奶子,那奶子我摸了很多年,我就知道是我老婆,老婆身子凉凉的,一摸奶子就说疼,我开灯一看,奶子明显肿了许多。

    第二章,老婆彻底沦陷,爱上王德贵

    我问怎么了,她支支吾吾说:“王哥力气太大了”,小屄也是肿的充血,我安慰老婆:“明天我跟他说说”。

    早上,我借口带老婆去医院拉着王德贵上车,在路上谈,以后跟我老婆备孕,我不允许你这么揉虐她,否则我们合作终止。

    王德贵听到这话,眼神都慌乱了,明显王德贵怕失去我老婆,所以也同意做出让步,下午我们就回到了自己家,我每天查着老婆的验孕棒跟受孕表。

    表上是这周怀孕几率最大,我们回到王德贵家,王德贵欣喜若狂。

    但也拘谨多了,我虽然比王德贵高大,但我体态病恹恹的没有王德贵精瘦威勐,晚饭后按例开始做受孕工作,王德贵兴奋的拿大盆去洗了个澡,我坐在门口椅子上玩手机,老婆在床上跟我发微信,

    我可以通过窗户看见屋内的情况,王德贵象征性的摸了摸老婆的奶子,我眼神偷瞄着老婆的,看着老婆在别的男人面前,脱去了衣服,我反而没有生气的感觉,甚至还充满了兴奋。

    看着老婆的穴口流淌着淫水,那边王德贵褪去全部的裤子,露出粗壮的大黑鸡巴,丑陋的大黑棒马上要攻击我最爱的女人,操她最完美的小屄。

    王德贵把脸埋在我老婆的双腿之间舔食,没一会便举这黑肉棒一插而入,趴在老婆身上前后蠕动这屁股,肉棒撑开老婆的穴腔进进出出。

    这次王德贵老实了,只做爱不肉虐老婆,我悬着的心落下一半,老婆爽的哼哼唧唧的娇喘,我双腿之间早已支起来帐篷,见四下无人我直接趴在窗口,看着王德贵抽插着自己的爱人。

    我把手揣进裤兜,撸动这自己的鸡巴。

    这个时候王德贵好像发现窗口的我,故意的的选择把老婆侧躺着面对着我,然后王德贵侧躺在老婆背后,挑起老婆的一支腿在空中,肉棒一清二楚的插在老婆的穴口,

    小穴吞吞吐吐着丑陋的肉棒,老婆好像看到窗外有个人人影,一下子把自己哼叫的嘴巴捂住,把脸埋进了枕头里面,小穴不停的吞吐肉棒,肉棒每一次插入老婆的小肚子都会有一丝的起伏,

    黑鸡巴白屁股颜色分明。老婆埋在枕头里面的脸发出:“唔~唔~唔~啊~”

    我觉得老婆现在应该非常爽把,比较因为我生病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爱了,王德贵的老二像是钻头一般一次次冲刺着老婆的小屄,

    撞击着老婆的花心,老婆终于受不了放声:“啊~啊~啊~好老公~好爽~受不了~要去~了~啊”

    王德贵也发了疯似的冲刺:“我跟你老公比,谁强?”

    “你强~啊”

    “想不想永远跟我做爱?”

    “想~”

    “谁是你老公?”

    “你~啊~”

    “我是谁?”

    “你是我老公~王德~贵~老公~~求求~你~~~草死我吧~~草死你的小~~骚屄~~好不好~”

    “真贱”一个大嘴巴满满唿在老婆脸上发出【啪】

    ”啊~~爽~~啊~~要死~~了“

    “想不想天天被草!”王德贵语气沉重有力

    “想~~啊~~好爽~~要死了~啊~~”

    “我跟你那个废物老公,你要哪个?”王德贵使劲的捏着老婆的肉球。

    “要你,我的好老公~~啊~~嗯~~受不了了~~受不了~”

    “想不想当我的母狗,你老公在窗外看着呢”

    “不要~~不要给我老公看见我这个样子~~”

    “不要?不要我就不日了!”王德贵假装停下,把老婆的脸扶正,手指勾进老婆的嘴里,老婆贪婪的吸食满是老茧的手指,屁股拼命往后顶撞着王德贵的鸡吧。

    “要~~求求你~~日我吧~~我要~~不要停~”老婆反手背到后面,抱住身后王德贵的屁股,往自己的屁股上按。

    “哈哈哈,伺候好老子”王德贵抡圆了开始日

    “啊~啊~要~~失禁~了~~啊·~~要去了~”

    王德贵一把重重捏住老婆的胸:“小骚逼!屄会咬人~好爽~要射了~嗯~”。

    老婆一声尖叫,王德贵放了手,老婆身体不停的颤抖,王德贵双腿绷的僵直,就这样坚持了十几秒。

    两个人喘着粗气,享受这性爱的余韵。

    第三章,中计

    我手插在裤裆撸差点没射了,一个扫把打过来,我回头一看,是王德贵老妈子。

    这个老太太用竹编的大扫把,一边拍打我,一边骂“快来人哦~抓流氓哦~”。

    他老伴去房间抓起我的行李,就往外撒。

    我正火起上来,准备还手,老爷子出来了,老婆跟王德贵也出来了,旁边因为唿叫来了几个穷亲戚。

    要把我按倒,我一个病人也没什么力气,老婆和王德贵上来劝:“各位叔叔婶婶....”

    我趁这个空当,几步冲上车,把车门反锁。老太太看我上了车,不罢手,给了我车几扫把。

    这时候我通过后视镜看老婆跟王德贵,更像是两口子,我倒是像是被他们追打的第三者。

    着车一脚油门上了公路,老太太骂骂咧咧蒙在鼓里还把这事当真了??

    开了长途夜车,已经是深夜,太困住了宾馆。

    凌晨4点多,老婆发来微信损我:谁让你趴窗口的,活该,让我先在家安心养病,她过几天就来。

    见老婆没事我也就安心些了,想尽快了事,骨髓移植把病治好。

    自己老婆变成别人老婆,趴在窗口看自己老婆,变成耍流氓。

    贴吧发了帖子,发了论坛。网友回复:你趴人家窗口看人家儿子儿媳妇办事,人父母打你也没错啊。想想忽然觉得特别笑。

    -------分割线

    等了好些天,老婆突然跟我说她暂时不想回来,而且话语也明显冷淡的多。

    老婆的一阵冷淡更是让我气的火上浇油,微信上骂他,莫非你还爱上他不成?老婆说,暂时不用管,等她怀上了就回来。

    信誓旦旦的说让我相信她,对老婆一度失落。现在只期望将能顺利的坚守承诺,把骨髓干细胞移植给我。至于那个女人对我有功,以后愿不愿意在一起生活看她自己。

    -------分割线

    国庆节末,老婆说已经怀上了。

    但是王德贵说,孩子生下来才能跟我做骨髓移植,因为说我老婆之前跟我在一起过,不敢说孩子就是他的。

    必须要做亲子鉴定。事已至此我已经深深的被要挟了,这也是我活着的一线希望了。

    第四章,逃离

    老婆说要过来让我晚上偷偷接下,开几乎一天的长途到位置后,我给老婆发微信不回,打电话不接。

    我只好先下车去看下,趴到王德贵房间窗户,窗户已经挂上了窗帘,不过依旧可以听见肉搏啪啪啪的声音和老婆叫床声。

    门口狗醒了,叫的起飞,两个人突然没动静了,我慢慢往后退,回到车上老婆发来微信,说刚才太困了在睡觉,让我等她一会,她收拾一下。

    过了几分钟,又发来微信说,太晚了,明天再走吧,让我去镇上找个宾馆休息。

    我气上头直接发了个微笑,然后删除了。老婆逼急了,打了我一个电话,说她现在就来让我等一会她,对我道德绑架一顿臭骂,

    大致内容就是:老娘为了谁?当初是你做这个决定的。现在你要删就删?。说不过她,等了半个小时左右,都快睡着了,车门拉开了,差点没认出来,裹的就跟木乃伊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