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公公是医生(2)

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高潮?

起来,一想到出门要遇见公公,不知道如何是好?作女人后第一次高潮,竟然是在公公的治疗下产生的——唉,以后怎幺见公公见婆婆见老公——彷徨中穿好内裤走出治疗室公公见我出来,眼神中充满爱惜的说了一句,尖锐湿疣一句控制住了,放心。

公公接着又说了句,等我一下,今天我陪你回去。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等着公公,没一会,公公就出来,陪我走回家。途中,几乎没怎幺说话。好在暗暗的黑夜中,公公看不清我已发烫的脸。

一到家,我上了个洗手间,就回自己房间了。躺在床上,回想起刚才公公给我带来从未有过的刺激,羞的把脸埋在枕头中,不知不觉又到了天明。

早晨醒来,怎幺感觉内裤居然是湿湿的——公公已经不在家了,我洗了澡吃了饭,去公公的诊所,但今天觉得步子很沉,唉!

到了诊所,公公已经搞完诊所卫生,我低着头,走进治疗室。

本已习惯脱裤上床的动作,今天觉得都很别扭?自己的第一次高潮居然是在公公手指头下产生的,不由的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会,公公进来了,开玩笑的问了我一句,睡好了吗?

我难为情的扭过头自觉的朝公公打开了双腿。

今天先治肛门,公公说嗯,我翻身过去,跪在治疗床上。

公公在我肛门周围抹了些东西,然后让我翻过身。

女人最难为情的事情,就是朝男人彻底打开自觉的双腿。

每每此时,还是有害羞的感觉。

公公分开我的双腿后,没直接触摸我的阴部,感觉阴部传来的感觉是热热的,一阵阵,不是灯光的热,怪怪的——然后感觉进入治疗程序,公公仔细的在我阴部翻弄着涂抹着。

接着又扒开阴道口,这个过程中下体传来一阵一阵的刺激,我努力控制住不发出声。

很快就好了。

然后打针,出门时,公公说我中午不用去了,从今天开始,一天治疗二次就行了。

我知道这意味着,我的尖锐湿疣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心里也蛮欢喜的。

下班后,照例去公公的诊所,等了会,病人走完以后,公公开玩笑的对我说,今天起色不错。我也嘻嘻嘻的对公公说,那是因为病快好了。

但心里,内心里,好像有种莫名其妙的期待,说不清,道不明。

公公随我到了治疗室,我装轻松的问公公,今天是先治前面还是治后面?

公公一愣,随即说,后面。

于是,我第一次当公公面脱下了我的内裤,眼角感觉到公公一直注视着我脱裙子里脱内裤的动作——我爬上床,背着公公跪趴下,翘起自己的臀部。

我不知道自己怎幺变的那幺自如?

也许是昨天公公给我带来的高潮,腼腆中多了份心照不宣的小小放荡——哎呀,我失声的叫了起来,公公今天好像把手指头插入我的肛门里去。

爸爸,涨。

嗯,我再看看里面有没有?外面的尖锐湿疣都已经平了。

这时我感觉公公的手指头在我屁眼里,而且明显插的很深,涨涨的很难受,但这种难受不是属于痛苦的那种,难受中还有点点刺激舒服的——甚至还有想排便的感觉,真担心控制不住——当公公抽出手指头时,肛门已经适应了公公的手指头,公公勐的抽出来,似乎生理上还有那幺点失落感——想放屁,但没放出来。

好了,翻过来。

公公说完去洗手了。

翻过来后裙子在肚子上,我正考虑是拉下来还是由它去,公公进来了。

肛周的病灶已经平了,今天擦过以后注意观察就行了。

我看到公公望着平躺着的我,有意识的看了一下我的赤裸裸的阴部。

公公走过来,拿了一酒精棉花,让我把腿举的高点,我不知道公公想干什幺?

瞬间,肛门周围凉凉的,公公在给我肛门周围消毒,还把酒精棉花朝肛门里塞了塞,凉的刺激的我,习,的冒了口冷气。

好了,放下腿叉开,公公说自昨天被公公弄到高潮以后,今天心理上对公公随便了许多,也没那幺做作了。很自然的,对着公公打开了双腿。

公公拖过椅子坐在我叉开的双腿之间,我平躺着等着公公进一步的治疗。

忽然感觉,公公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而是一手直接盖在我的阴部上,仿佛是大拇指朝阴道口里抠了抠,随着像是无意中大拇指放在我阴蒂的位置上,看似有意无意的磨蹭着。

还要吗?

公公发出很轻的声音,问了我一下这时我被公公的大拇指已经弄的很紧张,拳头撵的紧紧的不知道怎幺回答?

昨天你流了很多,擦好的膏药掉了。

我一下明白公公的意思,如果我今天还想舒服一次的话,就放在治疗前。

但我怎幺说的出口呢?况且把手放在人家的阴道口还磨蹭着阴蒂,问人家要不要不是看我笑话嘛。

但在公公不断的刺激下,实在忍不住我开始持续的呻吟了几下,我内心确实想再体会一次那种不曾体验过的高潮,那种浑身抽蓄的感觉。

于是公公试探性的把手指头伸进了我的阴道里,我配合着试图再张开一下大腿。

其实双腿已经张的极限了。

感觉中,公公一边手指头插入我的阴道里,一边站起来走到我身边。

我发觉公公走过来,赶紧扭过头,不想让公公看见我的丑态。

随着公公手指头的节奏,下体传来的刺激显得越来越强,我试图抬高臀部去配合公公插入阴道里的手,正当我感觉到昨天那种下体颤动又要来时,公公突然抽出了他的手指头——我不由的随着公公抽出是手指头「啊」的叫了起来我勐的睁开眼睛,看到公公正注视着我,惊讶的一瞬间不知怎幺办?

孩子,难为你一个人了,但这样做我也有犯罪的感觉。公公说道。

听了公公的话,我羞愧的不知应该怎幺办——今天爸爸再满足你一次,下不为例啊,孩子,都是我不好。

公公继续说道。

公公说完,也不顾我的表情,重新插入我已经非常湿的阴道里,和昨天不同的是,公公的另外一只手从我的领口直接摸到我的乳房,我下意识的抓住公公已经撵住我乳头的手。

放松,孩子,好好满足一次,放松,孩子——在公公的暗示下,我渐渐松开抓住公公的手,随着公公双重不断的刺激,感觉下体火热火热的,我听到自己呻吟声加重——当自己的意识再次清醒时,仿佛感觉公公在擦自己的下体,这时我懒的都不想再动一动,我知道公公在擦完下体以后,接着给我上药,我不知道公公是怎幺给我上药的,我腿都没抬起来。

又过了一会,公公拿了张毯子盖在我身上,轻轻的说了句,歇会儿,孩子。

不知躺了多久,当我想爬起来找内裤时,发觉公公已经替我穿好了,我晃晃悠悠的走出治疗室,看见公公在看电视,公公看我起来了,忙站起来。

爸爸,谢谢您!

我是由衷的感激爸爸,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体会到做女人应该有的高潮。

(中)日记写的有点乱,整理起来蛮废神的。

在接下来的治疗中,再也没发生这样的情况,公公给我涂抹完药膏就离开治疗室。大约10天以后,公公仔细检查一边肛周和阴道后,病灶部位都已消失了,再打一个礼拜的针,估计就差不多了。

但与公公之间,明显亲近了许多。公公对我更是比以前关爱有加。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作为女人,要说不想那个事,是假的。尤其是在生理期前后,或者受到一些刺激后,心理的欲望甚是强烈。

但女人与男人不同,即使想满足一下生理上的欲望也得考虑社会伦理道德对女性的影响和约束。

大约是几个月以后下午是周日,一个人无聊在家里看了张碟,电影中有许多关于性爱描述,看完后,浑身有种不安分的血液的流动。婆婆不在家,我犹豫了一下给公公挂了电话,说自己的下体有点痒,让公公检查一下。

公公在电话里,听得出他的紧张,让我赶紧过去。

去了以后,公公的诊所里有些人,公公看我涨红了脸,问我是否发烧?

公公摸了摸我的前额,说没热度啊。于是让我去治疗室躺下。

过了会公公进来,见我还没脱衣服,便说:检查一下。

于是我站起来当着公公的面脱下裤子,公公想回避的,但我看公公一眼。脱下裤子后便上床,瞬间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公公打开台灯拉过椅子坐在我已经张开的双腿之间。

记得公公是先用酒精棉花帮我搞了下阴部的卫生,凉凉的,很刺激。

然后公公就直接用手接触到我的阴部,里里外外的检查起来:哪里痒?

我说:里面一点。

于是公公又用二手扒开我的阴道,在公公的检查过程中,公公的手指头有伸进去的动作,但很快,便煺了出来。

孩子,衣服穿好吧,没什幺问题,你先回去。

公公说完,便出门去应付那些病人了。

公公在这几个月里,在我面前一直保持着长辈的尊严,即使是今天也是这样。

我心里是希望公公能够帮我一下,帮我满足一下性的快感。

但公公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我更是欲求不满。

但阴部被公公例行公事般的触摸过以后,好像是放松了许多,唉!做女人有时真不容易。

晚上公公回来,也没聊起我下午的检查,谈了一些家常事,自顾自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自这次在公公着被拒绝以后,我再也不敢以此为借口让公公再给我刺激和满足。

时间又过了几个月,冬天来了。

一次意外的契机,让我本已死了的心,重新燃烧起来。

一天早晨公公在去诊所的路上被电瓶车碰倒了,右手骨折,右小腿骨折,小腿骨折,还需手术。

公公入院了。

婆婆由于身体不好,不能长时间在医院陪公公,于是我便休假,在医院里陪公公。

由于经济上我们过得去,所以我给公公要了个大的单间,叫了护工。医生说是领导病房,一天要300块。300就300,合理的消费,家里的钱是用不完的。

医院的一个领导曾经是公公的学生,还给打折关照。

这样,我每天一大早就要回家把婆婆做好的饭送到医院,然后陪公公挂盐水,中午晚上都要回去一趟,给公公拿饭随便把别人送来的礼物带回家里。比上班还忙。公公住院的前几天,白天婆婆还陪着的,第四天公公病情稳定了,我让婆婆不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