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操逼杂谈(2)

「啊…………哼…………」雅儿已经完全迷失在亮浇了性的美妙里了,嘴里淫荡的呻吟起来,紧闭的美目含着几颗泪花,浇档渐渐向颠峰爬去……我见时机成熟,抽出了阳具,谁知雅儿却紧紧档鬃地抱住我不肯定放手。

「小乖乖,我们换个姿势来吧。」我抱起她,鬃转身坐在了沙发上,把她的玉穴对准我的阳具狠狠地放落下来。

「啊挝……啊……唔……」

雅儿的身体剧烈地上下起伏,最大限度地吞没着挝我的阳具。我清楚地感到阳具四周的肉棱子被湿滑的穴肉来回摩擦构。她的小穴一张一合,淫水不断涌出来。

我不时地向上挺一挺,让构栽龟头在她子宫颈附近抽插,让她高潮此起彼伏。

终于我耐不住越来栽蜒越强烈的快感,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用力地抬起她的粉腿,捉住蜒鞍雪白的脚踝,勐烈抽动,我已经可以感觉高潮的到来了。我使劲地鞍档把小姨子的双腿搭在肩上,大起大落地插着她的玉穴。

雅儿身体勐烈档舷地摇动,小穴勐的一夹,我也深深地把阳具向她花心插去……

一阵熟舷#悉的酸麻感传入我脑海,火热的精液从龟头直接喷射在雅儿的子宫里#构,我全身一软,躺在她软绵绵的肉体上。顷刻,我抽出阳具,只见一构股雪白的液体从小姨子股间两片嫩肉中流出……「我怎么见人啊?」

雅儿高潮过后望着自己淫荡的身体后悔地哭了。

「只要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话,我乖乖地听我的话,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要不然,我就父妹告诉你姐姐。」我满足的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那以后你想怎妹览么办?」雅儿擦干了眼泪,红红的阴肉似乎还没有从高潮中解脱出览贩来,仍然微微地张合。

我淫荡地用手抚弄着她鲜红挺立的乳头,「除非下次你再和我在你姐姐面前……」

「不行,我要报警!」

雅儿打抖汉断了我的话,「我的意思是当着你姐姐的面,你姐姐的技术可没有你汉览好哦!更没有你淫荡!哈哈!不然我……」

「你怎么?」我如果坐牢的话,谁供养你姐姐?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我胸有成竹地应对热。雅儿无言了,垂下了她美丽的头颅…

强暴小姨子的事情已经过热鬃去几天了,还有几天就是我妻子临盆的时候了,可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鬃照总是雅儿那雪白细嫩的肉体,不时我还想着她手淫着。

「奇怪,雅儿照这么久跑到哪里去了呢?老是看不见她人!」妻子有些奇怪地问我。

缮「可能她工作忙吧!」我我望着躺在床上的结发妻子,越来越对她产缮吵生厌恶的感觉,我怎么先认识她呢?如果是雅儿多好啊!我的脸上露吵妹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就这样平淡无奇地过了半个月,雅儿一直都妹览没有来看她姐姐,可能她记住我上次的话了吧,我真笨,怎么就把心览挝里的想法告诉了她呢!

我决定去找到她。夏日的太阳火辣辣地照射在挝吵我的皮肤上,可是丝毫没有对一心要找雅儿的我产生任何影响。我驱吵挝车来到雅儿的住所,门关得紧紧的,果然没有人,她会去哪里了呢?挝览我只好去公司里找她。我又开车来到她所在的公司,奇怪的是公司览热里没有一个人,大概都在午休吧。

我径自来到雅儿的办公室,空无一热怂人,怎么办呢?我转身离开,走到厕所准备方便方便,突然听到女厕怂屯所里发出关门的声音,莫非她上厕所去了?

好奇心驱使我蹑手蹑脚地屯档推门进去。厕所里空荡荡的,我轻轻走到隔壁的那间厕所,拿出梳头档怂的小镜子,放在地上偷窥着,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准备小便。怂档她很快地把洋装裙子用力掀起来,再脱下连袜裤,里面是一条细小档#的淡兰色蕾丝内裤。

她没有给我多看几眼的机会,迅速地拽下小内裤#栽,蹲在了马桶上,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肥厚的阴户。两片阴肉耷拉栽妹在两腿之间的部分,颜色是粉红色的,可能还没有被男人插入过吧。妹侣茂盛的阴毛密密麻麻的分布在阴户四周,连阴唇上都有几根。她慢侣汉慢地蹲下,丰满的臀部吃力地向后撅着,看得我欲火中烧,真想从她汉乙后面插入。

可能是憋得有些久了吧,她一蹲下就用手轻轻摁着小腹,乙佑一股金黄的激流从她两片阴唇之间的部分喷射出来,先是一条水线,佑挝优美地划着一条弧线垂落下去,接着慢慢地力度减弱了,渐渐散开成挝缮为一条小瀑布,纷纷洒洒地落地到处都是,连乌黑的阴毛上都粘了不缮破少尿液。最后水流逐渐消失,变成一颗颗小水珠滴落。

她舒了一口破创气,抬了抬屁股,不慌不忙地拿出准备好的卫生纸,轻拭着阴户,她创#垂着头盯着自己的阴部,仔细地擦着每一根阴毛。我简直都快看呆了#鞍,虽然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看见女孩子小便,想不到是这样的鞍烫啊。她扔掉卫生纸,站直身体,跳下马桶,开始整理。

她先是抬起一烫排条粉腿蹬在马桶上,用力地张开大腿,慢慢地把内裤穿上。

紧接着又排热趴下腰,拉起褪下的丝袜,丝袜在厕所柔和的光线下发出让每个男热照人都心动的光泽,包裹着修长粉嫩的大腿,看得我心跳加速,血脉贲照张。

女孩拉下裙子,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拉响了水箱开关转身离开了亮。我从厕所熘出来,阳具高高地翘起,内心骚动不已,雅儿去哪里亮挝了呢?

我大步冲了出去。那不是雅儿吗?居然挽着一个男人的手,挝创我轻轻拍拍她的肩膀,雅儿回头一看,脸上迷人的微笑已经僵住了,创适呆呆地望着我。

「你怎么啦?雅儿!」那个男人盯着我问雅儿。「没适事,这是我姐夫,对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呢?」我拉起雅儿的手,「快!跟我走,你姐姐要生了!」

说完不分东西南北地拽着她就走。

亮雅儿的小手被我紧紧地抓住,今天你可跑不掉了。上了车,我放开亮了她,恼怒地问她,「那个男人是谁?」「那……那是我男朋友。」雅儿似乎有些顾忌。

「什么男朋友?乖乖听我的话,要不然……」

「不要啊!我听你的!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雅儿答应了我。

「那我们先去哪里呢?」

「你不是说姐姐快生了吗?」

「没有啦,今天晚上你到医院来,知道吗?我等你!」我话刚说完,雅儿像逃避瘟疫一蜒挝样逃离了。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漫长,但一想起小姨子丰满的肉体挝屯我就觉得一切都值得。

夜幕终于降临了,可雅儿还没有出现,我拨屯怂通了她的电话,可恶,居然关机了。我只有等下去,妻子已经沉沉地怂挝睡着了,发出了轻酣。我坐力不安地走来走去,突然,门开了,一个挝浇我盼望已久的身影出现了,我发疯似的跑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腰。「姐夫,求求你了,不要好吗?」小姨子哀求着我。

「你到哪里去了?都12点了才来?」「我……我和男朋友出去了。」

小姨子委屈地低下头。

「是吗?一定又是让他的精液灌进你的小穴了吧?」

我淫笑着问她。「拜托你,姐夫,不要说那么难听好吗?我是……」她终于承热热认了。

「那你就再试试我的吧!」我望了一眼熟睡中的妻子,她依热妹然睡得很安静。我熟练地拉开西裤的拉练,露出毛茸茸的下体。

「怎妹么样?不比他差吧!」

我一把抓住雅儿的长发,用力把她拽到我面前#。「你想……干什么?」雅儿吃惊地看着我。

「先帮我清理一下吧!」我不由分说地把她拉过来,努力地将阳具伸到她的小嘴前。「不要啊……姐姐还在这里啊!」雅儿不太情愿。

「那我就叫醒她,让她看看我们在干什么!」我威胁道。「不要!我愿意……」

我脸上浮舷档现出了笑容,「这才是我的乖宝贝嘛!」

我眼见着粗大的阳具在雅儿档揪的樱桃小口里不停吞吐,而自己的妻子就睡在旁边,那种刺激的感揪行觉从来就没有过。雅儿轻轻地含着我的春袋,舌头不时舔着,

而我则得意万分的享受着自己的胜利果实。「好了,舷抖现在你慢慢脱下你的衣服!」我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吩咐着小姨子。

雅抖档儿羞愧难当地慢慢解开洋装上衣的扣子。「不错嘛,今天居然带黑色档怂的胸罩啊!」我一边爱抚着外形圆滑的奶?右槐咴尢镜馈q哦丈狭怂北搜劬γ淌茏徘苛业男叱芨校粑苍嚼丛匠林亓恕?我拿出早就准北父备好的假阳具,递到她手里。「这是?」

雅儿望着我。「你用它自慰父鞍给我看看,快!」我还在不停地搓揉着她柔软光滑的胸部。雅儿没有鞍挝办法,跪在地上分开双腿,任凭我的大手在她的酥胸乱摸,一只手帮挝#我打着手枪,一只手拿起假阳具慢慢地向阴户插去。

「先不要插入#怂,等有了性感在进去比较好看。」我淫荡地笑着,眼睁睁地看着小穴怂浇随着她的抚弄流出爱液。爱液已经多了起来,雅儿也加快了手上的浇抖节奏。

「现在可以插入了!」我恨不得掐下她已经挺立的乳头来。

雅抖蜒儿像得到了大赦一般,急急地用假阳具向玉穴挺进。雅儿一只手一只蜒档阳具,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感受,一定会很刺激的吧。我目不转睛档鼢地看着?雅儿紧紧地抓住我的阳具,像要把它捏断一样用力,同时把技乙假阳具死死地抵在阴户里不肯抽动,她高潮到了,穴内的爱液像潮水乙舷一般尽情涌出,两片嫩肉上面亮晶晶的全是。突然她瘫软在地上,舷汉像是昏死了一样。

我趴下身体,用力扶起她,把她翘起的肉臀抬起,让我好不受用。妻子在这个时候勐地发出了声音,我紧张地靠#看了看,她好象在梦呓着。吓我一大跳,雅儿这个时候也清醒了过来#父,默默地容忍我在她身体里肆意地发泄。她的小穴火热火热的,像是父照个暖炉膛一样,四壁的嫩肉还不时收缩着,弄得我全身的毛孔都舒照#张开了。雅儿趴在地上,两只手支着身体,撅起浑圆的屁股让我抽插#鬃,一双雪白粉嫩的奶子随着我的动作而剧烈甩动,我忍不住用力地捏鬃览住它,手指深深地陷入细肉之中,留下红红的指印。

一时间,病房览#里肉臀频摇,乳波荡漾,玉茎抽插,喘息不断。雅儿卖力地摇动腰肢#档,我也用手掰开丰满臀部,好让阳具深深地顶住小姨子的花心。我感档佑到她的花心越来越烫,最后竟然喷射出一股火热的阴精。

阴精像热佑佑油一般泼向我的龟头,一阵阵酸麻酥爽的感觉从嵴背传进了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