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无耻妻骗(2)

夏玉雪从未见过如此暴怒的乔楚,瑟瑟发抖又故作坚强地答道:“……单位厕所自然没有沐浴露,是小雅。她新买的沐浴露,就是咱们上次去超市看到的那个超贵沐浴露,我一时心动就问她借来用了一下。”

“真是赵丽雅的?”乔楚将信将疑地问道。

“老公,你怎么了?从昨天晚上就那样问来问去,你现在的样子很奇怪,也让我很不安。你若是不信我,大可以去找小雅对峙,看我有没有说谎。”

看着言之凿凿的娇妻,想着温馨幸福的爱巢,乔楚选择了姑且相信。

乔楚这边刚消了气,夏玉雪就撅起粉嫩的小嘴儿,气哼哼地挥舞着小拳拳,不停地敲打着乔楚的胸口。

“叫你不信我,叫你猜忌我。你整日整夜的出险,害我每天都为你提心吊胆的。打死你,打死你个没良心的坏人。”一边哭打乔楚,一边哽咽地说着。

看似怒打质疑她的丈夫,其实每一拳落下都只是蜻蜓点水。

变相的撒娇罢了。

然而,乔楚却就吃这一套。

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娇妻,乔楚也意识到刚才自己有些过分了。

同样也恨自己赚钱不多,连瓶高档些的沐浴露,都得让她等年底。

愧疚、懊悔袭来,乔楚一把将哭坐在床边的小妻子拉入怀中,轻抚爱妻乌黑滑润的秀发。

只是怀中的人儿开始挣扎,见挣扎不过,最后还是乖巧地靠在了乔楚坚毅的胸膛。

娇妻在怀,乔楚身下早已有了反应,尤其妻子挣扎的时候。只是刚才妻子在生气,不想再惹她不高兴,所以压制住了心底的渴望。

而现在,窝在自己怀里的她,好像已经不生气了,所以乔楚不安分的大手开始在夏玉雪身上游走。

结婚三年,夏玉雪自然知道丈夫接下来想做什么。于是配合着丈夫退掉了身上最后一件碍事的衣物,温顺地匍匐在丈夫的两膝之间,玲珑玉指将丈夫的长处握住,慢慢地含入口中吞吐着。

第三章出轨证据?

这是乔楚曾经梦寐以求的,多少个夜里央过枕边人这样做,都被婉拒了,没想到今天妻子居然主动做了。

一记事完,夏玉雪半跪在地上,娇笑着问道:“老公,喜欢吗?”

“喜欢,老婆,你真好。”

“接下来还有你更喜欢的。”说完,翘臀扬起,示意乔楚后入。

古板的美丽妻子,像是开了窍似的,带着乔楚解锁了好几种夫妻体位,而且有些是乔楚曾经想都未曾想到过的。

突然间,之前以为已经忘掉的,电话里妻子的娇喘,还有一夜未归的妻子在外沐浴,一下子又被乔楚想起。

原来有些事情,即使因为爱而选择相信,却也是无法释怀的。

哪怕跟妻子做着最亲密的事情,他心里仍会想,是不是妻子真的出轨了,而且被那个奸夫调教的极好。

夏玉雪见丈夫心不在焉地在她身上飞驰,有些不高兴,却仍是温声细语地问道:“想什么呢,亲爱哒?”

“在想,你怎么突然会这些了,以前可都是我教你。”

“哈哈,这个啊,岛国动感小电影里学来的。还不是因为想给你一个难忘的结婚纪念日嘛。”

这理由确实说得过去,只是妻子的动作未免太熟练了些。

信与不信的边缘,乔楚迟疑了。

夜里乔楚睡得并不安稳,甚至做了个奇异的春梦,梦到妻子被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男人,以各种奇异的姿态进出着。

而梦中的他,隐在暗处,看着那个男人蹂躏自己的妻子,几次想要将那个看不清样貌的男人从妻子的身上掀下去,双脚却像长在了地上,一动都动不了。

就那样看着妻子一点点的臣服于那男子的脚下。

最为可耻的是,自己因为男人在妻子身上驰骋而一柱高举,甚至还动了加入其中的念头。

好在,这场荒唐的梦,最终被闹铃打碎。

万幸,那冗长的旖旎,只是场梦。

乔楚起床后,发现妻子早已准备好一桌子的美味珍馐。

“今天是逢年,还是过节?一大早就弄这么一大桌子的饭菜。”

夏玉雪闻言,忙放下手中的饭铲,顽皮地蹦到乔楚身边,双手环住了乔楚的腰。

“老公,公司有个公费出游,得去两、三天。我怕我不在的时候,你又不好好吃东西,所以多做出来些给你放到冰箱里,你饿了就取出来微波炉打一下就行。”

“老婆你真好。可是,昨晚你怎么没说?”

“今天早上临时通知的,九点就得到机场。”

乔楚心中不虞,惩罚似的在小娇妻的颈间吻了道深深的印记。

第4节

“哎呀,你,让我怎么见人。”

“谁让我的小雪生得如此美艳,我怕哪个不开眼的男人,趁我不在骚扰你,所以做个标识宣誓下所有权。”

“你这是,你这是小狗撒尿。”

夏玉雪佯装生气地嘟起粉嫩的唇瓣,那副天真纯情的神态,仿若懵懂的二八少女。

如此俏皮、可爱,又极具诱惑的妻子,乔楚婚后还是头一次见,惹得他浴火焚身,想要立即将可口的小妻子就地正法。

然而却被夏玉雪拒绝了,她说:“时间来不及了,收拾完我就得走了,等回来再好好补偿你。”

所求被拒,乔楚心里不爽,却也没辙,开始一言不发地帮着爱妻收拾行李。夏玉雪则坐在餐桌前安静地咀嚼着美食。屋内异常静谧。

几分钟后,受不了尴尬的气氛,乔楚干涩地开口道:“对了,还没说,你们这次是去哪儿呢。”

“去三亚!”

“咱们这儿到三亚来回也得一两天,到那儿还没玩啥就得回来,你们公司也忒抠搜了。”

夏玉雪没想到丈夫会如此精细,神情有些不自然。而此时的乔楚正背对着妻子为其收拾行李,并没有发现爱妻的细微变化。

“领导的安排谁知道呢?也许到了那边有人发现问题,会延期回来。”

“嗯,注意安全。”对于妻子那脑子有病的领导,乔楚不想多加评论。

夏玉雪接过乔楚手中巨大的旅行袋,“老公,你都给我装了什么?这么重!”

“都是些衣服,怕你在那边玩水,衣服湿了没换的。再有就是些你的日用品。”

“玩儿水有泳衣呢,衣服给我拿两件就行,别的都不用带了,用什么到那边现买吧。”

既然妻子觉得多,乔楚自然不会反驳,又将好不容易放进去的东西,全部取了出来,只留了三件换洗的衣服在里面。

夏玉雪见丈夫还是多留了一件在里面,却也没有再让他取出来,反而心里觉得暖暖的。撒娇般地说道:“老公,你对我真好,乖乖等我回来哟,有奖励呢!”

见妻子说得比之刚才的敷衍要来得情真意切,乔楚爱怜地揉了揉娇妻的秀发,说道:“嗯~乖乖的!”

将爱妻送到机场,公司那边就催着乔楚回去,说是有个八车连撞的大案子等他出险。

没办法,只能让妻子自己在机场这里等同事们。

还好妻子表示理解,不然乔楚会因不能为娇妻送行而产生负罪感。

时至下午,八车连撞的案子还没有讨论出谁付全责,乔楚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电话那边是乔楚的好“基友”、好同事——余正明。

“喂,楚子,你现在干什么呢?”

“我这边案子还没完,一帮人搁那儿吵吵得可有意思了。”

“楚子,你媳妇给你带绿帽子了,你还有心情看热闹。”

“你小子什么意思?”

“我刚才在郊区那边的一所超豪华洗浴中心,看到嫂子被一个男人搂着腰往里走。”

“余正明,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瞎说。”

“我当你是好哥们儿才好心告诉你的,你居然质疑我。幸好刚才我出险的时候拍照,把他们也拍了进去。你等着,我这就把照片发给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很快余正明就把照片发了过来,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乔楚的心都碎了。

虽然照片上的人是侧影,但是早上妻子穿了什么样的衣服,乔楚是记得的。

她真的出轨了?!!

乔楚满脑子都是离婚两个字。

但是,拍摄的距离有些远,画面还很模煳,若是妻子死不承认,这是不能成为证据对簿公堂的。

只要偷了腥,就一定能找到证据。

不过,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还是不要让同事知道为好,万一被传的满城风雨,自己却没离成婚,乔楚不敢想象他们会怎样看自己。

所以,哪怕是再好的哥们儿,也不能告知。

于是,乔楚给余正明回了个电话。

第四章照片风波

“你那照片太模煳了,那女人只是侧影很像我老婆而已。她早上穿的也不是这套。最重要的是,她单位公费旅游,我早上亲自送她上的飞机。”

“啊,不是你老婆啊,哈哈,你明知不是还让我发照片。”

余正明见不是乔楚妻子,心里隐隐的有些失望,心里巴不得好哥们儿的美妻出轨似的。

“你都有图有真相了,我怎么也得看看不是?要不怎么能粉碎你所谓的证据呢。哈哈~”

“乔楚,你真是够了!”没看到好戏,反而被戏弄,余正明窝火地挂上了电话。

而之前电话里春风得意的乔楚,此刻脸上布满泪痕。

过了漫长的十分钟,乔楚终于整理好心情,擦干了脸上的痕迹。

虽然“有图”,但是毕竟他早上亲自送妻子去的机场。

没有确凿的证据,乔楚虽心已生疑,却仍坚信妻子不会出轨。

第5节

情之一字,大抵就是这样。深陷其中者,智商难免减半。

乔楚在想,也许他走后又发生了什么,所以妻子离开了机场。但是机场离郊区很远,可能性不是很大,所以“图”上的人只有三成是妻子,那么“真相”又是什么呢?

振作起精神,乔楚对自己说:“眼见才能为实。若是她真跟男人一起在洗浴中心,那就直接离婚吧。”

于是乔楚跟一起出险的同事打了个招唿,就向着余正明出险的地方进发。

余正明出险的地点,刚好是去往机场的必经之路,而且还是条高速公路。

若是把车开到八十迈以上,还是有可能在他离开后不久就到达郊区的洗浴中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