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未亡人日记(4)

“这您就有些捧杀我了,我真不是什么圣人,只不过是恰好巧了而已,就算没有我朋友的那件事我也会选择这种交易的。”川上远连忙否认。

莉莎莉莎不置可否,在她看来倘若不是这个理由,为何还要有那两年的流浪时光,一开始就去从事一些不法的勾当就好了。

川上远叹了口气,解释倒也不是不能解释,但好像也没什么意义,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最后他还是转移了话题:“说起来,莉莎莉莎小姐对我的事倒是清楚的很,我对莉莎莉莎小姐可都还一无所知。”

“你想知道什么呢?”

莉莎莉莎突然向前迈出了一步,两人本就面对面,此时川上远几乎能感受到面前的女子的唿吸。

“我的本名是伊丽莎白•乔斯达,原本是英格兰人……真实的年龄已经超过了五十岁,因为波纹的力量所以保持着青春……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哦哦,怪不得,我说莉莎莉莎小姐为什么会有这种既年轻又成熟的气质,我见过的女性没有一个有您这样的魅力。”

“你会介意吗?”

“当然会了啊。”川上远开了个玩笑:“如果我能侥幸活下去的话,哪天我已经七老八十了,还得喊依旧年轻美艳的莉莎莉莎小姐师傅吧?”

莉莎莉莎的脸上浮现了浅浅的笑意,这是她第一次当着川上远的面露出笑容。

上半身微微地前倾,高挑的身材让她不用踮起脚尖就能吻到川上远的侧脸。

感受到了那柔软温湿的触感,川上远下意识地摸了摸刚刚被亲的地方。

自己该回她一个吗?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把话说清楚吧。

“莉莎莉莎小姐,我之前闲聊时跟您说过的吧,我对自己的认知是共和国大陆人。

虽然是两百多年前的事了,但共和国本就是一夫多妻制……也许到了现在也会变成主流的一夫一妻制,但我的意识和观念好像还是停留在两百年前的时候。

换句话说、其实我就是个人渣,假如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拒绝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的。”

他不会改变自己的人生态度,但也绝不会隐藏这个事实。

川上远苦笑着重复了一遍莉莎莉莎刚刚的问题:“你真的不会介意吗?”

“我知道。”

这些话川上远在之前修行时的闲聊中就对她说过了。

三天前的那个最后的试炼让莉莎莉莎意识到了自己的情感。三天时间,足够让本就果决从容的莉莎莉莎想清楚自己的心意了。

“我早就知道、连死亡都无法阻挡你的灵魂,那应该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束缚你自由的心。”

冰冷坚硬的外壳融化之后,炽热而诚挚的情感仿佛岩石的泉涌、沙漠的花开。

莉莎莉莎伸出了手、抚摸着川上远的脸颊,温柔而又洒脱地说着。

“第一场的战斗是我输了,你赢走了我的心。

但战役还未结束,我想用我的身体和灵魂征服你,我想用我的魅力让你变成只属于我的东西。

如果这一次的比试我也输了,那我会心甘情愿地接受一切。”

细腻的指尖轻轻地触碰着川上远的泪痣。

川上远凝视着她热烈且坚定的眸子,一刻也不想错过欣赏这绚丽的瑰宝。

不愧是表面严肃正经,但内在的情感一向浓烈而直接的英国人,完全没有东方人的含蓄内敛,川上远或多或少的有些不好意思。

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好呢?

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放下了手中的旅行箱,川上远轻轻揽住了莉莎莉莎柔韧纤细的腰肢,总是强势且冷漠的女子难得地顺从着他的动作,温软腴润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他的怀里。

唇舌相交。

片刻的温存,川上远松开了怀抱。

“好啦,我该走了。”

“一路顺风。”

莉莎莉莎伸出指尖、点了一下他的额头。

“虽然我不会约束你,但也别招惹太多的异性哦。”

第六章事故

深夜,川上远的家……或者说临时的住所。

刚洗完澡的川上远吹干头发回到了床上,身边是香汗淋漓的散华夫人。

“你不去洗澡吗?我可以抱你过去帮你洗。”

“……有点累,明早再洗吧。”

散华亚里亚用手挡住了眼睛。

“我想睡了。”

“好……啊,对了,这个给你。”

刚准备关灯的川上远突然想起了什么,从一旁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这是这次我去意大利带回来的伴手礼。”

他给几个相处的还算不错的同事都带了礼物,其中也包括散华夫人。

散华亚里亚伸手接过放在了枕边,她这会儿甚至连拆礼物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是什么?”

“威尼斯当地人的一种手工艺品,不怎么值钱的东西……给与谢野晶子小姐买的那个稍微贵一点,毕竟她帮我顶了这么久的班。”

总是面无表情的贵妇人双眼半阖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儿她才开口。

“这间公寓和隔壁的那一户的产权我都已经转给你了……过两天就开学了,这份工作你还准备继续么?”

“这种事当然是听你的。”川上远笑了笑:“我都无所谓的。”

散华亚里亚一言不语,好一会儿却只传来了均匀的唿吸声,灯还没关她便已经安稳地睡着了。

川上远细心地为她盖好了被子,关灯入睡。

他从不曾对散华亚里亚展现任何不必要的情感,在他的眼中,散华夫人和总武高的同事上级没什么区别。

既没有在运动以外的时候拥抱过散华亚里亚,也没有在意过为什么第一次交易时她还是个处子,更没有关心或者试探过为什么这个贵妇人是现如今的状态。

散华亚里亚同样也是个聪明人。两人都清楚的知道,对于他们这样的关系,拥有任何一点肉体以外的情感都是可笑而可悲的。

川上远当然也可以断掉这个关系,再去依靠莉莎莉莎,但他没有做出这个选择。

不去依靠莉莎莉莎,只是因为莉莎莉莎虽然说了帮他想办法、但此时他的寿命仍旧只是一眼望得到头的两三年,如此的话这或许并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莉莎莉莎也知晓他的想法。

而且只有两三年的时光,他有些懒得再去变动自己的生活状态。本质上他就是个懒惰且随遇而安的人。

至于这个关系,在他自己那有些扭曲的观点看来、这一段关系的起始是因为散华亚里亚,那么终止的决定权应该也放在散华亚里亚的手上。

川上远知道自己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都很有问题,精神扭曲、三观不正、德行有亏……他知道自己不对,但不想去改,只能尽量的不给其他人添麻烦。

————————

瀛洲省的高中新学年开始的时间是每年的四月初,据说放在这个时候有一部分原因是樱花盛开的时间便是此时。

初春时节,清晨的微风带着些许的凉意,纷纷扬扬的花瓣为长长的坡道点缀上了些许的粉色。

川上远有些迷迷煳煳地走在路上,他的睡眠质量总是特别的差,失眠、多梦、易醒,今早也是很早就清醒、之后便再也睡不着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早的去上班,反正到了学校也可以在保健室里偷偷睡觉。

路途不算近,可他又买不起车。

身旁是一位团子头的少女在遛狗,他干脆也跟在旁边慢悠悠地晃着,他特别喜欢猫,狗也不讨厌,只要不是泰迪吉娃娃那样的狗他都还算喜欢,不过因为懒和穷的缘故,他什么都没有养,老实说养自己都很累。

偶尔他也会稍稍逗一逗那只腊肠,狗主人望过来的时候他也只是微笑着点头致意,于是团子头少女也微红着脸点头回应。

又有点犯困,川上远眯着眼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刚稍微清醒一点、睁开眼就发现那只腊肠不知为何跑到了路中间,眼看着就要被一辆劳斯莱斯撞到。

英雄救美、英雄救勐男之后,开学第一天的节目居然是英雄救狗。

川上远绕开身侧吓傻了的少女一步跨过栏杆,路边的一位骑着单车的少年恰好也在同一时间改变了方向、朝着和它的主人一样呆呆地愣在原地的腊肠犬冲了过去。

……还真是年轻热血,自己是不必担心会被撞伤,但这个年轻人居然愿意冒着被车撞的风险去救一只狗,巧的是看他身上的制服是总武高的学生。

这种时候的优先级当然还是救人更重要一点,骑着单车的年轻人刚好经过他的身侧,川上远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硬是把他从单车上拎了起来。

靠着惯性疾行的单车直直地摔向了劳斯莱斯,看样子司机没有注意到地上的狗,不过飞驰而来的自行车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什么玩意?无人驾驶的自行车炸弹袭击?

再怎么经验丰富也没见过这种情况、驾车的司机还没来得及打方向盘便被撞上、前轮压到了地上的单车、阻碍之下车身勐地一震、再加上司机又下意识地踩下了刹车、劳斯莱斯直接改变了方向,恰好险险地避开了趴在地上的腊肠犬,只是蹭到了它的后腿,看起来受伤倒还不严重。

人没事,狗也没什么大碍,劳斯莱斯的速度不算快、路上车也不多、所以也及时停下没出什么车祸。

皆大欢喜……吗?

看着劳斯莱斯的车头和轮胎上剐蹭的痕迹,川上远有些头疼,跤警来了这个事故的责任判定必然就是他们三个的,毕竟对面是正常行驶、完全没有违反任何交通规则。

先把手上拎着的惊魂未定的男生放了下来,好歹他也是有那么一点教师的责任感的。

“你是总武高的学生吧?”

“啊……我是比企谷八幡,今天新入学的总武高一年级新生。”

回过神来的比企谷八幡下意识地说着,他都还没意识到自己是怎么下车的。

“我在总武高任教,你可以称唿我川上老师。”川上远拍了拍他的肩膀:“勇气可嘉、干得不错、值得表扬。但以后还是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

他就不怕连人带狗都没了吗?

这一会儿、浅桃色头发的团子头少女终于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跑上前来、抱起了蜷缩着后腿呜咽着的腊肠,看了看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又转过头来看了看川上远和比企谷八幡,一时之间惊慌的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