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未亡人日记(3)

不过JOJO这小子倒是一直活得很好,还带走了丝吉Q。”

“怎么?大白菜被猪拱了心疼了?想开点、好歹是自己养的猪,吃胖点也是自己的。”

川上远打着哈哈想要将伤感的氛围冲淡些。莉莎莉莎面无表情,第二天又把训练量加重了。

第四章牵挂

艾沙普里拿岛上的仆人大多都是意大利人,川上远和他们只能连说带比划,与莉莎莉莎的沟通则是用英语。

他的英语、瀛洲话、大陆语都相当熟练,瀛洲省中其实大陆语要用的更多一些,瀛洲话反而更类似于方言,虽然两者根本不是同一种语言。

其实整个瀛洲省他都相当不熟悉,这是最令他感到违和的常识。

莉莎莉莎告诉他,瀛洲省曾经是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两百多年前,共和国里世界的一个组织找到了脱离这个扭曲的世界的办法,但没有人相信,或者说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苟活总好过不可知的风险,其中也包括了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而处在尴尬境况之中的瀛洲省。

机会只有那一次,而共和国成功了。

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理由,现如今的瀛洲省尽管与国无异,但仍旧保留着共和国的大部分旧制,甚至是瀛洲省这个称唿。至于表世界,史书中自然有着看似合情合理的解释。

“扭曲的世界?”

“这个世界本就已经病入膏肓,现在的安宁不过是因为人类的年岁在星球的尺度面前微不足道罢了。”

尔后,莉莎莉莎便不愿再细说其中的缘由,只是告诉他这与里世界有关,到时候自然会知晓。

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还朝不保夕当然不会在这么宏大的命题上花心思。

————————

修炼进程不算太好,前两个月川上远的修行速度还算不错,尔后就再难有所寸进。

在没有触发高压油刀屏障的情况下、地狱升柱的试炼川上远勉强通过了。再之后过了很长时间,莉莎莉莎都没有安排下一个试炼。

尽管莉莎莉莎可以直接用波纹治疗他,但那样的效果比之自身修炼波纹要差上许多,莉莎莉莎只能缓解他的症状,对他实际的病症束手无策,最终还是要依靠他自己。

但他现在波纹的水准完全不足以治愈自身的沉疴。

……

事实上,岛上的修行只剩下了一个收尾,但这最后的试炼对川上远来说只是完完全全的自寻死路,绝无生还的可能。

莉莎莉莎了解川上远,只要莉莎莉莎提出这个要求,他恐怕不会选择爱惜自己的生命……这个男人有着极好的心性,但缺乏JOJO和西撒那样在波纹上的才能和天赋,恐怕这辈子他都没法达到JOJO在与柱之男战斗之时的水准。

按照以前的性格她当然不会在这件事上犹豫,况且当时她有极大的把握JOJO和西撒能通过试炼,此时此境的她与彼时彼境的她必然不会是同样的心情。

与柱之男的战争之后,来自太古生物的威胁与守护艾哲红石的使命已经烟消云散,又尤其身边亲近之人的死伤离去,林林总总的这些已经极大的改变了莉莎莉莎的性格,比之过往的冰冷坚硬,此时的女子多了不少柔软与温情。

这当然是主因,次要的原因中或许有那么一点点是对于川上远的情感。

最终,莉莎莉莎还是将川上远带到了最终试炼前,望着底下密密麻麻的针柱,她罕见的有些动摇……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终归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救他。

“这就是最后的试炼了。”

停顿了好一会儿,莉莎莉莎还是忍不住加了句话。

“这对你来说几乎不可能做到,如果你选择放弃的话也可以,但你也就失去了在这里修行的资格。”

莉莎莉莎居然从未有过地感受到了些许紧张,她很想知道川上远的选择、但似乎又不想听到那个结果。

“我看看啊……”

川上远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轻快地摇了摇头。

“要不还是算了吧。”

本就该如此,眼前的这个男人又不是JOJO那样的为战场而生的战士,他只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没有理由被待以这样的要求。

莉莎莉莎这样想着,为此时莫名而来的宽慰和如释重负找着原因。

当然,表面上的她依旧是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痕迹。

“理由呢?”

“如果是三个月之前……或者是四个月之后我倒是无所谓,失败了也就失败了。”

川上远露出了有些温馨的笑容,似乎是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我之前救助过一位孕妇,她说想让她未出世的孩子认我做义父。

我本想在这儿就死去的,可终归还是想要见一见我的那个义子或者义女,那是我第一次有了些亲近的联系,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她出生的时候吧。”

对于死亡的坦然来自于无牵无挂,有了情感的羁绊自然也就有了无法轻易舍弃的理由。

“那随你吧……收拾准备一下,三天之后离开艾沙普里拿岛。”

莉莎莉莎冷淡地说着,转身离开了试炼场。

背对着景远的她露出了不知缘何而起的笑颜,带着些许的惆怅,但比三秋的桂子、十里的荷花还要美。

没走几步、身后的川上远追了上来:“难得来了一趟意大利,正好我还要给同事带一些伴手礼,走的那天我想在威尼斯逛一逛……不过意大利人的英语好像普遍不是很好,不介意的话能麻烦莉莎莉莎小姐当一下我的翻译么?”

请一个专业的翻译甚至导游又不是什么难事,但莉莎莉莎还是不由自主地答应了下来。

————————

“切记、一定不要透露给任何人你的能力和异常,使用能力时也务必要多加小心。”

“好的。”

威尼斯的机场前,两人正在道别。

“波纹只能缓解你的病痛,我会去联系一些过去的朋友,试试看能否找到可以救你的办法……快则三四个月、慢可能需要一年应该才能有结果。”

莉莎莉莎摘下了墨镜,平静地说着:“在这期间谨慎一些使用你的能力,可别没等到一年就耗光了自己的寿命。”

“好的,我知道的。莉莎莉莎小姐也请多保重,现在岛上没人和你讲话了,可以尝试一下养一些猫啊狗啊之类的宠物,或者多出来转一转。”

川上远的脸上挂着笑意,也很是细致地叮嘱着。

“啊,对了,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礼物。”

他从一旁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我曾经告诉过您、我总觉得自己应该是共和国大陆人,大陆的传统美德中有一项就是谢师礼,虽然没有正式拜您为师,而且如今我应该算是被逐出师门,但还是想表达一下感谢。”

莉莎莉莎打开了盒子,是一条毛织物质地的手链,很是精致,斑斓的色彩也符合她的风格。

“……谢谢,我很喜欢。”

也没犹豫,她直接拿起手链戴在了手腕上。

“不客气,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也没什么钱,一点心意而已。”

尽管工资很高,但他把绝大多数的钱都用来帮助自己救助的那些病患和几个以前的流浪汉朋友了,买过最贵的东西也就是保健室里的那张床,好在结识的那位总武高的高层还给他提供了住处。

“我知道的。”莉莎莉莎直截了当地说着:“在你来之前,我就拜托了朋友去调查了你的事情。”

若非如此,莉莎莉莎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地信任了他,并传授他波纹唿吸法。

“包括你是散华亚里亚的情人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

第五章征服

帮助川上远成为保健老师、还给他提供了住所的,就是千叶市立总武高等学校的理事长,散华亚里亚夫人。

这段混乱关系的起源是一年之前的一个巧合。

那是一个深夜,喝得醉醺醺的散华亚里亚在街道上踽踽独行,她本就是心情苦闷之下没带保镖和司机独身一人出来借酒浇愁,此时本该打电话让管家来接她,可手机恰好没电,走了一大段路也没碰上计程车。

结果真就遇上了几个意图不轨的流氓,恰好路过的川上远就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地戏码。

无巧倒是真的不成书。

了结之后他刚想离开,散华亚里亚就把两张福泽谕吉甩在川上远脸上,让他送自己去附近的酒店住一晚。

川上远本不想惹麻烦,可她给的太多了。

一开始的散华夫人没有其他的想法,毕竟那时川上远还在流浪,灰头土脸的模样再怎么也不会有多好看,她只是不想回家而已,恰好有个看起来还能够信任的人可以送她去酒店休息一晚。

到了酒店,有那么几天没洗澡的川上远当然眼馋上了那里的豪华浴室,征得了散华亚里亚的同意之后他便进去愉快的泡了个澡。

而洗完澡、打理的干干净净、尤其是裹着浴巾、完美的身材也露在外面的川上远,就这样出现在了酩酊大醉、瘫软在床上的散华夫人的面前。

理所当然的,一叠钞票砸在了川上远的脸上。

没办法,她给的实在太多了。

似乎是对川上远非常的满意,自那以后两人便一直保持着这种长期的不正当交易的关系。

————————

“情人倒谈不上,我跟她只是最基本的肉体和金钱的关系,除了运动,散华夫人和我没什么交流。”

川上远毫不避讳地说着,这事莉莎莉莎要是不知道那才奇怪,毕竟散华家的势力虽然很大,但和莉莎莉莎还是没法相提并论的。

“……就这些吗?”

莉莎莉莎似乎还在等着后续,眼见他到此为止了还有些不解。

“就这些啊,还能有什么?莉莎莉莎小姐难道在期待我发表一篇悔过感言吗?”川上远随口笑谈着。

“为什么你不向我解释一下,你这么做是为了你的朋友呢?”

川上远明白过来。他当时的确把散华亚里亚给的钱全部送给了一位和他关系很好的流浪汉朋友,那个朋友之所以会流浪就是因为被极道势力追债,眼见他马上就要被绑去卖器官了,恰好川上远遇上了这么个事,于是就帮他解了燃眉之急。

再加上直到现在他都一直把大部分工资用来资助着他所救助的那些人,所以莉莎莉莎才会有如此的想法吧。

顺带一提,那个朋友就是告诫他千万不要想着当牛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