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18禁


最新域名:sn18j.icu
收藏永久不迷路,已经更换最新域名,你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



合作友链
更多热搜

语文老师的风骚(2)

每次我一跟她讲你怎么弄我,她都听的眼睛发直,呼吸急乎乎的”。我听了,心里顿时激动,从后面用鸡吧隔着老婆的睡裙,顶着她屁股和逼那里,对老婆说:“女人还是得经常有鸡吧操,要不多难受”。老婆接口:“还必须用力操,嘿嘿”。我听了,掀起老婆的睡裙,把内裤拨到旁边,一碰到老婆内裤,靠近逼那块早已湿透,我就问:“今天怎么这么湿,是不是因为许韵在隔壁?”老婆媚眼如丝,半笑着反问我:“你怎么这么硬?是不是因为许韵在隔壁?是不是想把许韵一块操了?”我把鸡吧凑到老婆逼缝门口,一边用龟头不断的碰触老婆娇嫩的逼唇,一边说“我操她你不吃醋?”老婆被我弄得直喘粗气,一边呻吟一边说:“你是我老公,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偶尔照顾一下她,好像也没什么,不过你这个东西必须以我为主”。我知道老婆是怕结婚时间一长,对我没有吸引力,去找别的女人还不如照顾自己的闺蜜,两全其美。我听了,鸡吧用力一送,整根都插进了老婆的逼里。老婆“啊”的一声,接着被我操的站立不住,一边反过手来摸我的鸡吧,一边说:“老公,轻点,轻点”。我一停顿,她的屁股又朝我凑了过来。一会,老婆被我操得全身颤抖,嘴里“啊啊,恩恩”逐渐哼起来,并开始轻轻的喊着:“老公快,老公用力”。我膝盖半弯,鸡吧用力挺着,向前向上对着她的阴道不停抽查,我一边动一边问我老婆:“你到底是让我轻点还是勐?嘿嘿。”老婆说:“逼都被你操了多少次了?轻重不会自己把握?讨厌”!

 

  老婆话音刚落。就在我们夫妻尽兴之时,忽然听到隔壁一声“啪”的声响,是花瓶倒地的声音,我和老婆停止动作,老婆马上身子往前抽出我的鸡吧,放下睡裙走出卧室,来到隔壁门前问:“怎么了,许韵。没事吧?”。我心想,花瓶靠着我们卧室这一侧墙壁,许韵一定在偷听我和老婆做爱了。我也穿着短裤,跟了过去。许韵已经开了房门,老婆说看许韵没事。于是就放心了。我指了指老婆的大腿下侧,看着有淫水往外流,老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忙说:“我去洗洗”。独自去了卫生间。

 

  我看许韵,脸也刷的红了,我知道她也看到老婆腿上的淫水了。老婆一走,许韵含笑问我:“你们折腾的真厉害,不光声音大,柳晗的腿上的东西是你弄出来的吧”?听到这里,我硬涨的鸡吧在短裤里顶得难受。看着许韵潮红的面孔、雪白的脖颈,听着她粗重的喘息,我一下就把她抱住了。许韵浑身抖了一下,没有动,我搂住许韵,双手放在她的腹部,从下往上游走,这时候我感觉许韵挣扎了一下,随后就